悲陈陶

悲陈陶全诗

作者:杜甫

孟冬十郡良家子,血作陈陶泽中水。
野旷天清无战声,四万义军同日死。
群胡归来血洗箭,仍唱胡歌饮都市。
都人回面向北啼,日夜更望官军至。

悲陈陶扩展阅读

《悲陈陶》 - 作品概况


  作品名称:悲陈陶
  创作年代:唐代
  作者:杜甫
  作品体裁:七言古诗

《悲陈陶》 - 作品原文


  孟冬十郡良家子①,血作陈陶泽中水②。
  野旷天清无战声③,四万义军同日死④。
  群胡归来血洗箭⑤,仍唱胡歌饮都市⑥。
  都人回面向北啼⑦,日夜更望官军至。

《悲陈陶》 - 注释译文

 

作品注释


  ①孟冬:农历十月。十郡:指秦中各郡。良家子:从百姓中征召的士兵。
  ②陈陶,地名,即陈陶斜,又名陈陶泽,在长安西北。
  ③无战声:战事已结束,旷野一片死寂。
  ④义军:官军,因其为国牺牲,故称义军。
  ⑤群胡:指安史叛军。安禄山是奚族人,史思明是突厥人。他们的部下也多为北方少数民族人。
  ⑥都市:指长安街市。
  ⑦向北啼:这时唐肃宗驻守灵武,在长安之北,故都人向北而啼。都人:长安的人民。

作品译文


  初冬时节,从十几个郡征来的良家子弟,一战之后鲜血都洒在陈陶水泽之中。
  蓝天下的旷野现在变得死寂无声,四万名兵士竟然在一日之内全部战死。
  野蛮的胡兵箭镞上滴着善良百姓的鲜血,唱着人们听不懂的胡歌在长安街市上饮酒狂欢。
  长安城的百姓转头向陈陶方向失声痛哭,日夜盼望唐朝军队打回来恢复昔日的太平生活。

《悲陈陶》 - 作品格律


  孟冬十郡良家子,血作陈陶泽中水。
  ●○●●○○▲,●●○○●⊙▲。
  野旷天清无战声,四万义军同日死。
  ●●○○○●○,●●●○○●▲。
  群胡归来血洗箭,仍唱胡歌饮都市。
  ○○○○●●●,○●○○●○▲。
  都人回面向北啼,日夜更望官军至。
  ○○⊙●●●○,●●⊙⊙○○▲。
  注:○平声 ●仄声 ⊙可平可仄 ▲仄韵

《悲陈陶》 - 作品赏析


  756年(唐肃宗至德元年)冬,唐军跟安史叛军在这里作战,唐军四五万人几乎全军覆没。来自西北十郡(今陕西一带)清白人家的子弟兵,血染陈陶战场,景象是惨烈的。杜甫这时被困在长安,诗即为这次战事而作。
  这是一场遭到惨重失败的战役。杜甫不是客观主义地描写四万唐军如何溃散,乃至横尸郊野,而是第一句就用了郑重的笔墨大书这一场悲剧事件的时间、牺牲者的籍贯和身份。这就显得庄严,使“十郡良家子”给人一种重于泰山的感觉。因而,第二句“血作陈陶泽中水”,便叫人痛心,乃至目不忍睹。这一开头,把唐军的死,写得很沉重。
  至于下面“野旷天清无战声,四万义军同日死”两句,不是说人死了,野外没有声息了,而是写诗人的主观感受。是说战罢以后,原野显得格外空旷,天空显得清虚,天地间肃穆得连一点声息也没有,好像天地也在沉重哀悼“四万义军同日死”这样一个悲惨事件,渲染“天地同悲”的气氛和感受。
  诗的后四句,从陈陶斜战场掉转笔来写长安。写了两种人,一是胡兵,一是长安人民。“群胡归来血洗箭,仍唱胡歌饮都市。”两句活现出叛军得志骄横之态。胡兵想靠血与火,把一切都置于其铁蹄之下,但这是怎么也办不到的,读者于无声处可以感到长安在震荡。人民抑制不住心底的悲伤,他们北向而哭,向着陈陶战场,向着肃宗所在的彭原方向啼哭,更加渴望官军收复长安。一“哭”一“望”,而且中间着一“更”字,充分体现了人民的情绪。
  陈陶之战伤亡是惨重的,但是杜甫从战士的牺牲中,从宇宙的沉默气氛中,从人民流泪的悼念,从他们悲哀的心底上仍然发现并写出了悲壮的美。它能给人们以力量,鼓舞人民为讨平叛乱而继续斗争。
  从这首诗的写作,说明杜甫没有客观主义地展览伤痕,而是有正确的指导思想,他根据战争的正义性质,写出了人民的感情和愿望,表现出他在创作思想上达到了很高的境界。

《悲陈陶》 - 作者简介


  杜甫(712——770),字子美,祖籍襄阳(今湖北襄樊),出生于巩县(今属河南)。早年南游吴越,北游齐赵,因科场失利,未能考中进士。后入长安,过了十年困顿的生活,终于当上看管兵器的小官。安史之乱爆发,为叛军所俘,脱险后赴灵武见唐肃宗,被任命为左拾遗,又被贬为华州司功参军。后来弃官西行,客居秦州,又到四川定居成都草堂。严武任成都府尹时,授杜甫检校工部员外郎的官职。一年后严武去世,杜甫移居夔州。后来出三峡,漂泊在湖北、湖南一带,死于舟中。杜甫历经盛衰离乱,饱受艰难困苦,写出了许多反映现实、忧国忧民的诗篇,诗作被称为“诗史”;他集诗歌艺术之大成,是继往开来的伟大现实主义诗人。
  


快捷搜索

    诗歌分类

    最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