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天行

升天行全诗

作者:齐己

身不沉,骨不重。
驱青鸾,驾白凤。
幢盖飘摇入冷空,天风瑟瑟星河动。
瑶阙参差阿母家,楼台戏闭凝彤霞。
三五仙子乘龙车,堂前碾烂蟠桃花。
回头却顾蓬莱顶,一点浓岚在深井。

升天行扩展阅读

 
《升天行》 - 曹植诗

其一

曹植

乘跷追术士,远之蓬莱山。灵液飞素波,兰桂上参天。

玄豹游其下,翔鹍戏其巅。乘风忽登举,仿佛见众仙。

其二

伏桑之所出,乃在朝阳溪。中心陵苍昊,布叶盖天涯。

日出登东干,既夕没西枝。愿得纡阳辔,回日使东驰。

曹植是三国时杰出文学家,曹操之子。曹植很有才学,早年被曹操宠爱,几乎被立为太子,后失宠。魏文帝时,他受兄长曹丕的猜忌和迫害,屡遭贬爵和改换封地。魏明帝时,曹植多次上书,希望能够得到任用,但终未能如愿,忧郁而死,年仅四十一岁。

曹植为建安文学中成就最高者,其诗以笔力雄健和词采画眉见长,留有集三十卷,已佚,今存《曹子建集》为宋人所编。在《升天行》的想象中,升天而至蓬莱,显然是融合了昆仑系统与蓬莱系统两大神话。

《升天行》 - 僧齐己诗

身不沉,骨不重。驱青鸾,驾白凤。

僧齐己诗

幢盖飘飘入冷空,天风瑟瑟星河动。

瑶阙参差阿母家,楼台戏闭凝彤霞。

五三仙子乘龙车,堂前碾烂蟠桃花。

回头却顾蓬山顶,一点浓岚在深井。

齐己约生于860年(唐魏宗咸通元年),本姓胡,名得生,潭州益阳人。他幼时家境贫寒,父母早逝,7岁即离开故乡到宁乡大沩山为峒庆寺放牛。齐己少年聪颖,放牛时经常拿竹校在牛背上比划作诗。顺庆寺僧侣十分惊异,劝他剃度出家。齐己出家后先居峒庆寺,后栖衡山东林寺。他性格酷爱山水,曾遍游终南、华山及江南诸名胜。晚年自号衡岳沙门。齐己善作诗,颇有诗名,他颈上有瘤,人们即戏称为“诗囊”。本诗出自《全唐诗》。

《升天行》 - 曹勋诗

上智保冲淡,练气固形质。精神藏杳冥,独照出寂默。

曹勋诗

三气俱混同,求死不复得。其次崇真功,立言与立德。

轩后御飞龙,旌幢焕晴碧。杨许奉丹书,凌空佐天职。

董奉乘云舆,秦女跨文翼。茅山与荆山,遗踪宛如昔。

旌阳与刘安,鸡犬翔真域。清虚王陵孙,巍巍膺九锡。

云表鸣箫笳,仗卫严霄极。即事非荒唐,粲然若白黑。

挥手谢时人,缑山有仙迹。

曹勋,字公显,阳翟人,曹组之子。生年不详,卒于宋孝宗淳熙元年。恩补承信郎。特命赴廷试,赐进士甲科。靖康初,除武义大夫。从徽宗北迁,过河十馀日,出御衣书领中,命勋间行诣康王。勋自燕山遁归。建炎初,至南京,以御衣所书进,建议募死士航海入金,奉徽宗由海道归。执政难之,出勋于外,九年不迁。绍兴五年,除江西兵马副都督。累迁昭信军节度使,加太尉,卒。勋著有松隐文集三十九卷,及北狩见闻录,均《四库总目》并传于世。

《升天行》 - 李咸用诗

堂堂削玉青蝇喧,寒鸦啄鼠愁飞鸾。梳玄洗白逡巡间,

飞天

兰言花笑俄衰残。盘金束紫身属官,强仁小德终无端。

不如服取长流丹,潜神却入黄庭闲。志定功成飞九关,

逍遥长揖辞人寰。空中龙驾时回旋,左云右鹤翔翩联。

双童树节当风翻,常娥倚桂开朱颜。河边牛子星郎牵,

三清宫殿浮晴烟。玉皇据案方凝然,仙官立仗森幢幡。

引余再拜归仙班,清声妙色视听安。餐和饮顺中肠宽,

虚无之乐不可言。

李咸用,唐朝诗人。(约公元八七三年前后在世)字、里、生卒年均不详,与来鹏同时,约唐懿宗咸通末前后在世。工诗,应举不第。尝应辟为推官。咸用著有披沙集六卷,《文献通考》传于世。

《升天行》 - 储光羲诗

真人居阆风,时奏清商音。听者即王母,泠泠和瑟琴。

储光羲诗

坐对三花枝,行随五云阴。天长昆仑小,日久蓬莱深。

上由玉华宫,下视首阳岑。神州亦清净,要自有浮沉。

恻恻苦哉行,呱呱游子吟。庐山逢若士,思欲化黄金。

雨雪没太山,谁能无归心。逍遥在云汉,可以来相寻。

储光羲(约706-约763)唐代诗人。润州延陵(今江苏金坛)人。祖籍兖州(今属山东)。开元十四年(726)进士,与崔国辅、綦毋潜同榜。授冯翊县尉,转汜水、安宜等县尉。仕宦不得意,隐居终南山的别业。后出山任太祝,世称储太祝。迁监察御史。

天宝末,奉使至范阳。当时安禄山兼任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强兵劲卒,正积极准备发动叛乱,而唐玄宗委任权,荒于政事。储光羲途经邯郸,作《效古》二首写途中所见,对朝廷的昏聩,安禄山的野心,洞若观火。安史乱起,叛军攻陷长安,他被俘,迫受伪职,后脱身归朝,贬死岭南。

《升天行》 - 相同主题

多篇《升天行》诗有一个统一的主题,即游仙,因此,它们都属于游仙诗的范畴。游仙诗是中国古代诗歌的一个主题类型。根据“游”与“仙”组合关系的不同,可以把游仙诗分为游仙诗(狭义)、咏仙诗和慕仙诗三大类。这三类又分别有不同的结构模式:游仙诗(狭义)主要由游仙的缘起、历程和终结三大板块构成;咏仙诗主要由主干(咏仙)和引发(析理、颂德)两大板块构成;慕仙诗主要由慕仙诱因和慕仙情怀两大板块构成。

游仙诗

以游仙为题材可上溯到战国时期。清人朱乾《乐府正义》卷十二将早期的游仙诗分为两类:“游仙诸诗嫌九州之局促,思假道于天衢,大抵骚人才士不得志于时,藉此以写胸中之牢落,故君子有取焉。若始皇使博士为《仙真人诗》,游行天下,令乐人歌之,乃其惑也,后人尤而效之,惑之惑也。诗虽工,何取哉?”朱乾认为前一类游仙诗出于屈原之《远游》,《远游》中“悲时俗之迫厄兮,将轻举而远游”二句是此类诗之主旨。

后一类起于秦代,《史记·秦始皇本纪》:“三十六年,使博士为《仙真人诗》。”原诗已佚,其内容当不出求仙访药、追求长生之类。继承前一类的有曹植的《五游诗》、《远游篇》、《仙人篇》、《游仙诗》等,写游仙不过是抒其愤世之情。继承后一类的有汉乐府《吟叹曲·王子乔》、《董逃行》、《长歌行》等,都以求仙为主旨。

游仙主题与生死主题关系很密切,主要是想象神仙的世界,表现对那个世界的向往以及企求长生的愿望。《楚辞》中的《离骚》、《远游》已开了游仙主题的先河,不过那主要是一种政治的寄托。魏晋以后,游仙主题作为生死主题的补充,企求长生的意思变得浓厚了。如曹操的《气出唱》、《精列》,曹植的《游仙》、《升天行》、《仙人篇》,张华的《游仙诗》,何劭的《游仙诗》,已经构成一个游仙的系列。

《升天行》 - 创作动机

《升天行》虽然是不同作者不同时期创作的诗歌,但作为同一类型的游仙诗,它们具有相同或相似的创作动机。动机之一是为了摆脱由时间局限而产生的生命悲剧——死亡恐惧。人生是短暂的,而短暂的人生又充满了艰辛和苦难,于是诗人不得不走向飘渺的幻境,以求得生命的永恒与欢娱。

《升天行》

《离骚》云:“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将人生之痛表达得多么深切感人。而《远游》的“惟天地之无穷,哀人生之长勤。往者余弗及兮,来者吾不闻”,则已透出深厚的哲学意味。沿袭这一传统,游仙诗反复不已地传达出企盼与仙人相遇,受仙道、得仙药而获长生的强烈愿望。

动机之二是为了摆脱由空间局限而产生的生命悲剧——尘世迫隘。人的生命不但受时间的限制,而且受空间的压迫,局限在狭隘的世界里,无法磅礴万物,而达到与天地并生的境界。于是人们便幻想着轻举远游,飞向无穷之境,融于天地之间,并由空间的无穷而臻于时间的无尽。朱乾说:“游仙诸诗,嫌九洲之局促,思假道于天衢,大抵骚人才士不得志于时,藉此以写胸中之牢落,故君子取焉”(《乐府正义》卷十二),此之谓也。

动机之三是为了摆脱由人世局限所产生的生命悲剧──社会束缚。短暂而渺小的人生复又受到人世社会的种种限制,而不得自由。诗人只能在幻想中远离污浊的尘世,飞向理想的乐园。[1]


快捷搜索

    古诗每日推荐

    齐己诗全集

    最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