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园春

沁园春全诗

作者:吕岩

七返还丹,在我先须,炼已待时。
正一阳初动,中宵漏永,温温铅鼎,光透帘帏。
造化争驰,虎龙交媾,进火功夫牛斗危。
曲江上,看月华莹净,有个乌飞。
当时,自饮刀圭,又谁信无中就养儿。
辨水源清浊,木金间隔。
不因师指,此事难知。
道要玄微,天机深远,下手忙修犹太迟。
蓬莱路,待三千行满,独步云归。
火宅牵缠,夜去明来,早晚担忧。
奈今日茫然,不知明日,波波劫劫,有甚来由?
人世风灯,草头珠露,我见伤心眼泪流。
不坚久,似石中迸火,水上浮沤。
休休,及早回头,把往日风流一笔钩。
但粗衣淡饭,随缘度日,任人笑我,我又何求?
限到头来,不论贫富,著甚干忙日夜忧。
劝年少,把家缘弃了,海上来游。
诗曲文章,任汝空留,数千万篇。
奈日推一日,月推一月,今年不了,又待来年。
有限光阴,无涯火院,只恐蹉跎老却贤。
贪痴汉,望成家学道,两事双全。
凡间,只恋尘缘,又谁信壶中别有天。
这道本无情,不亲富贵,不疏贫贱,只要心坚。
不在劳神,不须苦行,息虑忘机合自然。
长生事,待明公放下,方可相传。

沁园春扩展阅读

沁园春 - 简介
《沁园春》是常见的词牌名。创始于初唐,且出自侯门,可知也。万氏亦云:“《沁园春》是古调,作者极盛,其名最显。”又本调亦名《寿星明》。另有《花发沁园春》与本调无涉。 
沁园春 - 起源
《后汉书·窦宪传》称:“宪恃宫掖声势,遂以贱直请夺沁水公主园田。”后沿以“沁园”为公主第宅之代词,多见于唐人诗文。崔湜《侍宴长宁公主东庄》诗:“沁园东郭外,鸾驾一游盘。”储光羲《玉真公主山居》诗:“不言沁园好,独隐武陵花。”吴颂《代郭令公谢男尚主表》:“门开鲁馆,地列沁园。”
沁园春 - 词调简介
据《词谱》载,《沁园春》,双调,一百一十四字。上片十三句,四平韵;下片十二句,五平韵。一韵到底,前半阕四五句,六七句、八九句,后半阕三四句,五六句,七八句均要求对仗。四个五字句,都是上一下四句法。此调的作法是:起首三句均四字,上两句句法相同,俱为仄仄平平。(孤字可仄)第三句起平韵,重在第三字,必须用仄,是为拗句。第一、二字平仄可不拘。第四、五为四字对句,而加一字豆,第二、四字与第一、三字各可平可仄。第六句与第五句同。第七句四字协韵,平仄恰相反;然第一字亦可平。第八、九句又为四字对句,与﹝过秦楼﹞起二句同。第十句七字,第一字不拘,下三字务用平仄平,亦拗句也。第十一句三字,应作平平仄,是乃定格。第十二、第十三,实为上五下四之九字句,亦即两句四字对偶尔加一字豆;惟平仄不若第四、五句之可移易耳。后阕起首二字协韵,俱平声。次句四字,同前阕次句。第三句八字,上一下七,盖即前阕第十句而加一字豆也。第四句以下全与前阕同。前阕后九句与后阕后九句字数与平仄相同。此调常用对仗句。 又名念离群、东仙、洞庭春色、寿星明、千春词、大圣乐。[1]
沁园春 - 作法
本谓一百十四字。起首三句均四字,上两句句法相同,俱为仄仄平平。(孤字可仄)第三句起平韵,重在第三字,必须用仄,是为拗句。第一、二字平仄可不拘。第四、五为四字对句,而加一字豆,第二、四字与第一、三字各可平可仄。第六句与第五句同。第七句四字协韵,平仄恰相反;然第一字亦可平。第八、九句又为四字对句,与﹝过秦楼﹞起二句同。第十句七字,第一字不拘,下三字务用平仄平,亦拗句也。第十一句三字,应作平平仄,是乃定格。第十二、第十三,实为上五下四之九字句,亦即两句四字对偶尔加一字豆;惟平仄不若第四、五句之可移易耳。后阕起首二字协韵,俱平声。次句四字,同前阕次句。第三句八字,上一下七,盖即前阕第十句而加一字豆也。第四句以下全与前阕同。   
沁园春 - 格律说明

词牌格律与例词交错排列。格律使用宋体字排印,例词使用楷体字排印。词牌符号含义如下:
平:填平声字;仄:填仄声字(上、去或入声);中:可平可仄。
逗号“,”和句号“。”:表示句;顿号“、”:表示逗。
粗体字:表示平声或仄声韵脚字,或可押可不押的韵脚。另,平仄转换、平仄错叶格以不同颜色区分韵部。
下划线:领格字。
『』:例作对偶;〖〗:例作叠韵。
(前阕后九句与后阕后九句字数与平仄相同。此调般都用较多的对仗。)
说明:双调一百十四字,前阕四平韵,后阕五平韵,一韵到底,前阕四五句,六七句、八九句,后阕三四句,五六句,七八句均要求对仗。四个五字句,都是上一下四句法。
《沁园春》词牌,相传由此得名。据《词谱》载,《沁园春》双调,114字。上片13句,四平韵;下片12句,五平韵。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韵)。
仄平平仄仄(上一下四),(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韵)。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韵)。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上一下四),(仄)仄平平(韵)。
(平)平(仄)仄平平(韵)。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韵)。
仄(平)平(仄)仄(上一下四),(平)平仄仄;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韵)。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韵)。
平(平)仄(或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上一下四),(仄)仄平平(韵)。

沁园春 -  体例与对仗
词谱体例最全的康熙《词谱》收集的《沁园春》词牌共七体,其中二体为正。《沁园春》最早为张先一体,115字,至苏轼、贺铸词出,因有对仗,所以后来者便宗苏贺为正,并渐趋固定。故除苏贺两体外,其余只能算是特殊变体,主要是个别作者对苏贺体进行减字或添衬字产生的,并无词人响应,故严格上说不算正体。《沁园春》词牌虽然也有别名,如《寿星明》 《千春词》等,但极少人用,故《沁园春》词牌名相对专一。
正体的《沁园春》虽有两种,但今人常用的《沁园春》大多只有一种:114字,上阕十三句四平韵,下阕十二句五平韵,上阕四至七句及下阕的三至六句作隔句相对(又叫扇面对)或邻句对偶,这是基本规则。如:苏轼《孤馆镫青》 :孤馆镫春,野店鸡号,旅枕梦残。渐月华收练,晨霜耿耿;云山摛锦,朝露溥溥。世路无穷,劳生有限,似此区区长鲜欢。微吟罢,凭征鞍无语,往事千端。当时共客长安。似二陆、初来俱少年。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身长健,但优游卒岁,且斗尊前。
其中上阕“月华收练,晨霜耿耿;云山摛锦,朝露溥溥”为隔句对偶(按惯例一逗算为一句,顿号不称为句;“渐”为领字,作对句时独立不计),即“月华收练”对“云山摛锦”,“晨霜耿耿”对“朝露溥溥”;而“世路无穷”则与“劳生有限”邻句对偶。下阕“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等句也讲对仗,苏词此处用邻句对,除六七句对得较宽外,其余都对得很工整。
在南宋以后,词人填《沁园春》大多采用上下阕相同的对仗方式,即上下阕均采用隔句对仗形式,并往往将上阕第八与九句及下阕的七与八句也作对偶句。如辛弃疾《带湖新居将成》 :三径初成,鹤怨猿惊,稼轩未来。甚云山自许,平生意气;衣冠人笑,抵死尘埃?意倦须还,身闲贵早,岂为莼羹鲈鱠哉!秋江上,看惊弦雁避,骇浪船回。东冈更葺茅斋,好都把、轩窗临水开。要小舟行钓,先应种柳;疏籬护竹,莫碍观梅。秋菊堪餐,春兰可佩,留待先生手自栽。沈吟久,怕君恩未许,此意徘徊。
其中下阕“小舟行钓,先应种柳;疏籬护竹,莫碍观梅”与上阕同样是隔句对,且上阕第八与九句及下阕的七与八句作对偶句。再如:陈维崧《题徐渭文钟山梅花图》 :十万琼枝,矫若银虬,翩如玉鲸。正困不胜烟,香浮南内;娇偏怯雨,影落西清。夹岸亭台,接天歌板,十四楼中乐太平。谁争赏,有珠珰贵戚,玉佩公卿。如今潮打孤城,只商女、船头月自明。叹一夜啼乌,落花有恨;五陵石马,流水无声。寻去疑无,看来似梦,一曲生绡泪洒成。携此卷,伴水天闲话,江海余生。
其中上阕四五、六七句,下阕三四、五六句均为隔句对,上阕第八与九句及下阕的七与八句作对偶。
另外还可参见大家熟悉的毛泽东《沁园春·雪》等现当代优秀词作,它们无一不讲究对仗,所以说对仗是《沁园春》词牌的重要特色之一。当然,用某些专用词汇作对句时,有时会令对仗不够工整,这在不影响整体词意的情况下也是允许的,但初学者不能以此作借口,待熟悉后再斟酌变通问题并不为迟。
《沁园春》另一体也是114字,上阕与前一体上阕一样,而下阕多出一句,共十三句,比前一体多押一韵,即下阕首二字为一句,必须押韵。如贺铸《宫烛分烟》 :宫烛分烟,禁池开钥,凤城暮春。向落花香里,澄波影外,笙歌迟日,罗绮芳尘。载酒追游,联镳归晚,灯火平康寻梦云,逢迎外,最多才自负,巧笑相亲。离群,客宦漳滨。但惊见、来鸿归燕频。念日边消耗,天涯怅望,楼台清晓,帘幕黄昏。无限悲凉,不胜憔悴,断尽危肠销尽魂。方年少,恨浮名误我,乐事输人。
 词中下阕“离群”二字为一句,押韵。宋人填词除第一体例外,填此体的也不少,但今人一般大都只填第一体。 顺便说明,《沁园春》第一体的上阕第三、十二句,下阕第三、十一句“仄平平仄仄”五字句是一四结构句式,即首字是领字,其字意语气独立,一四句式不能填成二三句式或三二、四一句式。
沁园春 - 诗词用韵
用韵一致是创作所有传统诗词的基本要求,在填词时,用旧韵就必须从内容到韵脚从头至末整首词都用旧韵,而不能韵脚用旧韵,而内容却新旧混用,反之亦然。如果新旧混用,就会不伦不类。
诗韵改革是语言发展的必然,现在也有人采用新韵写诗填词,用新韵并非行不通,而是目前修订的新韵仍存在不少缺陷,仍须反复实践修正。《沁园春》句式有其特殊的地方,就这一词牌来说,用新韵为好还是旧韵为好问题有必要具体分析。
《沁园春》词牌常用一体全词共九押韵,上阕四韵,下阕五韵,押平声韵。《沁园春》的主要句式是“仄仄平平”与“平平仄仄”两种,这种四字句的关键字节二、四字平仄是容不得含糊的,否则就会引起声韵上的混乱。
例如,毛词《沁园春·雪》首句“北国风光”中的“国”字,如果按新韵就为平声,如果开头“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如果都用派入平声的入声字填第二、四字的话,其声韵的响度和词意效果以及《沁园春》词牌的特殊气韵就会受很大影响。假如作者采用的是新韵“姑”韵,那问题就更明显了。“词”本来是“歌词”的意思,试想,假如用“出、屋、福、竹、族”等等作平声韵脚歌唱话,那么对于《沁园春》这样相对明快响亮的歌曲就很难唱出效果。柳永、姜夔的在天之灵在知悉后人如此诠释前人苦心创作的成果后,当作何感想!就填词来说,如果此词中大量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句式都出现把入声当作平声用的话,其平仄就会混乱,传统的《沁园春》词牌甚至会变得面目全非,所填的词就成了自度曲,《沁园春》词牌就完全失去了意义。所以用新韵填四字句式为主的《沁园春》时要注意尽量少用原入声字。
好作品必须是内容和形式高度统一,而形式是基础,是基本要求。对于填词来说,除了必须“有为而作”之外,遵循格律进行创作是首要的。我们既然要创作传统诗词,那就一定要与古人对话,而师古是首先要做到的,不能用“改革”和“师古而不泥古”作借口胡乱凑字,以防弄得不伦不类,贻笑大方。尤其是对于初学者来说,必须一开始就要求自己严格按规则填作,而且要养成习惯,也不能凭臆想将别人的某首词作品当词谱用,而要找到较正确的词谱细心研究,并按格律认真创作。如果所填的词不合乎《沁园春》的一般规则,那么这样的词就至少是不成功的词作。
沁园春 - 词味气韵
宋词是在唐诗的基础上生变的,诗的句式较刻板,词的句式则多变,词的语言与诗不尽相同,有“诗言志,词抒情”一说,唐宋词在初始阶段只有小令而并没有长调。小令的写作语言受唐诗后期影响较大,比较讲究辞藻和炼字。小令字少,要求语言特别精炼,须尽量做到小中见大。王国维认为“小令易学而难工,长调难学而易工”,这虽然有些道理,但不一定很对。小令与长调在表意方法上有较大差别,前者容量小,结构简单,故其技巧主要体现在表现语言上,并以含蓄婉约、辞约义丰为上,而后者则是“宏篇巨制”,内容比较丰富,结构相对复杂,语言上相对从容,宜豪可婉,并更多地吸收了民间俚语入词,故以整体优势见长。在这个问题上,清人彭孙遹的看法与近人王国维正好相反,他认为长调比小调更难工,而“长调之难于小调者”不在于字多而“难于语气连贯”。实际上,长调和小令同样难工,长调或者更难成佳制。
相对于其他长调来说,《沁园春》有其特殊的篇章结构和语言结构,一首成功的《沁园春》,读起来往往或徘徊婉转,一气贯通,或抑扬顿挫,明快飘逸。这也是它吸收了四言诗和骈俪文优点的魅力之处,也是《沁园春》受词人偏爱的原因之一。
要填好《沁园春》,必须讲求气韵。气脉连贯、韵味浓郁是填好《沁园春》另一重要要求。清人彭孙遹强调长调必须“语气连贯”,孙麟趾则认为“词之高妙在气味,不在字句也”。彭孙遹、孙麟趾等清代词论家之论很有见地。所谓语气连贯,即全词要一线贯穿;所谓气味,指的是注重气脉和韵味。要做到气脉连贯和韵味浓郁,作者就必须以高雅的审美情趣和真实的情感,通过高明的遣词造句艺术来创作有浓郁词味的雅致篇章。
在遣词造句方面,语言是否凝炼是衡量作者遣词造句艺术水平的直接尺度,凝炼的语言有时体现在丽辞中,也体现在用凝炼的口语入词的技巧中。这里所说的口语是经过作者加工的艺术语言,而非通俗白话,它与通俗白话是雅与粗的关系。凝炼的口语与丽辞交替运用,是在绚丽中营造平淡,使其相得益彰,词味更浓,更臻自然,也更加雅致,从而也更见诗人工夫的精到。大凡有韵味的词,都能很快引起读者共鸣,而那些只有激情没有韵味的语言就象白开水,所谓“味同嚼蜡”就是这个意思。堆砌辞藻是令人反感的,用这种方法创作不可能成功,而堆砌概念、甚至用标语口号代替诗词语言,充其量只能算是有韵散文或顺口溜,而不是严肃的诗词文学创作。
沁园春 - 谋篇布局
《沁园春》这一词牌有其本身特点,它在语言上存有骈俪文的韵致,易致抑扬顿挫、起伏跌宕,很适合表现各种情调,而特别适合用于移情入景、托物寄怀一类,举凡要抒发情怀、抱负,或赞美大好河山,这一词牌都经常为词人倾情填作。在创作这类题材方面,常见的结构形式多为上阕写景下阕抒情,但也有景情融为一体的。不过无论表现什么内容,谋篇在心、胸有成竹对于要填好《沁园春》来说都显得尤为重要。
  
简单来说,《沁园春》开头要很讲究,起句要起提纲挈领的作用;中间要注意虚实、开合、反正、承转的关系,并令其恰倒好处,力求不冗不复,凝炼流畅,致有起伏、跌宕;还须有好的结尾,并刻力营造意境,做到首尾风格统一,一线穿成,中间不能气脉忽断。有些词作者开始时激情满怀,写出了自己较满意的语言,但到后头就思维滞涩,或游离主题,或失之浅露、语言干枯,以至虎头蛇尾,草草收场,白白把前面精心营造的氛围、刻画的意象和其他创作成果丢失殆尽,这就十分可惜。究其实,一方面是才力稍欠,另方面是不打心稿、不注意谋篇布局,没处理好开合、虚实与承转关系的直接后果。
 以上所谈的只是填作《沁园春》词牌在形式上必须注意的一些基本要点,至于对内容题材方面讨论,对于写作技巧其他方面的讨论,限于篇幅,不在此文详议。而对于象刘过《斗酒彘肩》这类刻意脱离格律束缚的词,我们只能将其列为特例,今天的初学者和一般人最好是不要以它为标尺做范例为好,除非是地位特殊者。
诗词是人们审美思想和情感活动的艺术表现形式,佳作是作者文才、修养的总成。就写作上来说,只有不断提高文化艺术修养,多练多写勤推敲,经过一段时间的艰苦努力后,才能达到更高的层次。但是欲成诗词佳制,就不仅仅是写作技巧的问题了,所谓“功夫在诗外”、“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等名言说明,诗人还必须“多读多游历多亲师友”,并不断提高思想境界和个人审美情趣,也只有这样严格要求,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诗词家。

沁园春 - 名篇赏析

毛泽东《沁园春·长沙》 

黄东雷书法《沁园春 长沙》

沁园春•长沙
毛泽东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毛泽东《沁园春·国庆》《沁园春·国庆》
毛泽东
龙跃甲子,鸽翱晴空,凤舞九天。
昔关河黍离,列强逐鹿;神州放眼,一鹤冲天。
重振社稷,举中流誓,今看东方盛世还。
黄河血,慨仁人志士,魂祭新篇。
华夏意气峥嵘,傲五湖四海锦绣满。
壮三山五岳,叠古风姿;九经三史,彰现华韵。
豪客泼墨,贤士铺卷,放歌九洲富丽妍。
泰山脊,领风骚环宇,有谁堪比? 毛泽东《沁园春·雪》
黄东雷书法《沁园春 雪》
 
沁园春•雪
毛泽东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
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
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宋·苏轼《沁园春》

沁园春
苏轼

孤馆灯青,野店鸡号,旅枕梦残。
渐月华收练,晨霜耿耿,
云山摛锦,朝露漙漙
世路无穷,劳生有限,似此区区长鲜欢。
微吟罢,凭征鞍无语,往事千端。
当时共客长安,似二陆初来俱少年。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
致君尧舜,此事何难?
用舍由时,行藏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身长健,但优游卒岁,且斗尊前。

沁园春
苏轼

情若连环,恨如流水,甚时是休。
也不须惊怪,沈郎易瘦;
也不须惊怪,潘鬓先愁。
总是难禁,许多魔难,奈好事教人不自由。
空追想,念前欢杳杳,后会悠悠。
凝眸。悔上层楼。谩惹起新愁压旧愁。向彩笺写遍,相思字了,
重重封卷,密寄书邮。
料到伊行,时时开看,一看一回和泪收。
须知道,□这般病染,两处心头。
宋·刘克庄《沁园春》

沁园春
刘克庄
莫羡渠侬,白玉成楼,黄金筑台。
也不消颠怪,骑驎被发,谁能委曲,令鸠为媒。
鬓有二毛,袖闲双手,只了持螯与把杯。
公过矣,赏陈登豪气,杜牧粗才。
便烦问讯张雷。甚斗宿无光剑不回。
想阁中鸣佩,时携客去,壁间悬榻,近有谁来。
撤我虎皮,让君牛耳,谁道两贤相厄哉。
中年后,向歌阑易感,乐极生哀。
沁园春·梦孚若

刘克庄

何处相逢?登宝钗楼,访铜雀台。
唤厨人斫就,东溟鲸脍;
圉人呈罢,西极龙媒。
天下英雄,使君与操,馀子谁堪共酒杯?
千乘,载燕南赴北,剑客奇才。
饮酣画鼓如雷,谁信被晨鸡轻唤回。
叹年光过尽,功名未力;
书生老去,机会方来。
使李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何足道哉?
披衣起,但凄凉感旧,慷慨生哀。
沁园春
刘克庄
莫信人言,虺不如熊,瓦不如璋。 为孟坚补史,班昭才学,中郎传业,蔡琰词章。
尽洗铅华,亦无璎珞,犹带栴檀国里香。
笑贫女,尚寒机轧轧,催嫁衣忙。
好逑不数潘杨。
占梦者曾言大秤量。
待银河浪静,金针穿了,蓝桥路近,玉杵携将。
倩似凝之,媲如道韫,帘卷燕飞王谢堂。
恁时节,看孙皆朱紫,翁未皤苍。

宋·文天祥《沁园春》沁园春
文天祥

为子死孝,为臣死忠,死又何妨?
自光岳气分,士无全节,君臣义缺,谁负刚肠?
骂贼张巡,爱君许远,留得声名万古香。
后来者,无二公之操,百炼之钢。
嗟哉人生,翕欻云亡,好轰轰烈烈做一场。
使当时卖国,甘心降虏,受人唾骂。
安得留芳?古庙幽沉,仪容俨雅。
枯木寒鸦几夕阳。
邮亭下,有奸雄过此,仔细思量。
宋·汪莘《沁园春•忆黄山》沁园春•忆黄山
汪莘
三十六峰,三十六溪,长锁清秋。
对孤峰绝顶,云烟竞秀;
悬崖峭壁,瀑布争流。
洞里桃花,仙家芝草,雪后春正取次游。
亲曾见,是龙潭白昼,海涌潮头。
当年皇帝沙丘,有玉枕玉床还在不?
向天都月夜,遥闻凤管;
翠微霜晓,仰盼龙楼。
砂穴长红,丹炉已冷,安得灵方闻早修?
谁知此?问源头白鹿,长畔青牛。 宋·张先《沁园春》 沁园春
张先
心膂良臣,帷幄元勋,左右万几。
暂武林分阃,东南外翰,锦衣乡社,未满瓜时。
易镇梧台,宣条期岁,又西指夷桥千骑移。
珠滩上,喜甘棠翠荫,依旧春晖。
须知。
系国安危。
料节召、还趋浴凤池。
且代工施化,持钧播泽,置盂天下,此外何思。
素卷书名,赤松游道,飙驭云軿仙可期。
湖山美,有啼猿唳鹤,相望东归 宋·黄庭坚《沁园春》沁园春
黄庭坚
把我身心,为伊烦恼,算天便知。
恨一回相见,百方作计,未能偎倚,早觅东西。
镜里拈花,水中捉月,觑著无由得近伊。
添憔悴,镇花销翠减,玉瘦香肌。
奴儿。
又有行期。
你去即无妨我共谁。
向眼前常见,心犹未足,怎生禁得,真个分离。
地角天涯,我随君去。
掘井为盟无改移。
君须是,做些儿相度,莫待临时。 宋·辛弃疾《沁园春》①  沁园春·带湖新居将成
辛弃疾

三径初成,鹤怨猿惊,稼轩未来。
甚云山自许,平生意气;
衣冠人笑,抵死尘埃。
意倦须还,身闲贵早,岂为莼羹鲈脍哉。
秋江上,看惊弦雁避,骇浪船回。
东冈更葺茅斋,好都把、轩窗临水开。
要小舟行钓,先应种柳;
蔬篱护竹,莫碍观梅。
秋菊堪餐,春兰可佩,留待先生手栽。
沉吟久,怕君恩未许,此意徘徊。
沁园春
辛弃疾
老子平生,笑尽人间,儿女怨恩。
况白头能几,定应独往,青云得意,见说长存。
抖擞衣冠,怜渠无恙,合挂当年神武门。
都如梦,算能争几许,鸡晓钟昏。
此心无有新冤。
况抱瓮年来自灌园。
但凄凉顾影,频悲往事,殷勤对佛,欲问前因。
却怕青山,也妨贤路,休斗尊前见在身。
山中友,试高吟楚些,重与招魂。
沁园春
辛弃疾
有美人兮,玉佩琼踞,吾梦见之。
问斜阳犹照,渔樵故里,长桥谁记,今故期思。
物化苍茫,神游仿佛,春与猿吟秋鹤飞。
还惊笑,向晴波忽见,千丈虹霓。
觉来西望崔嵬。
更上有青枫下有溪。
待空山自荐,寒泉秋菊,中流却送,桂棹兰旗。
万事长嗟,百年双鬓,吾非斯人谁与归。
凭阑久,正清愁未了,醉墨休题
沁园春
辛弃疾
我试评君,君定何如,玉川似之。
记李花初发,乘云共语,梅花开后,对月相思。
白发重来,画桥一望,秋水长天孤鹜飞。
同吟处,看佩摇明月,衣卷青霓。
相君高节崔嵬。
是此处耕岩与钓溪。
被西风吹尽,村箫社鼓,青山留得,松盖云旗。
吊古愁浓,怀人日暮,一片心从天外归。
新词好,似凄凉楚些,字字堪题。
沁园春
辛弃疾
我醉狂吟,君作新声,倚歌和之。
算芬芳定向,梅间得意,轻清多是,雪里寻思。
朱雀桥边,何人会道,野草斜阳春燕飞。
都休问,甚元无霁雨,却有晴霓。
诗坛千丈崔嵬。
更有笔如山墨作溪。
看君才未数,曹刘敌手,风骚合受,屈宋降旗。
谁识相如,平生自许,慷慨须乘驷马归。
长安路,问垂虹千柱,何处曾题。
沁园春
辛弃疾
伫立潇湘,黄鹄高飞,望君不来。
被东风吹堕,西江对语,急呼斗酒,旋拂征埃。
却怪英姿,有如君者,犹欠封侯万里哉。
空赢得,道江南佳句,只有方回。
锦帆画舫行斋。
怅雪浪粘天江影开。
记我行南浦,送君折柳,君逢驿使,为我攀梅。
落帽山前,呼鹰台下,人道花须满县栽。
都休问,看云霄高处,鹏翼徘徊。 宋·陆游《沁园春》 沁园春
陆游
粉破梅梢,绿动萱丛,春意已深。
渐珠帘低卷,筇枝微步,冰开跃鲤,林暖鸣禽。
荔子扶疏,竹枝哀怨,浊酒一尊和泪斟。
凭栏久,叹山川冉冉,岁月駸駸。
当时岂料如今。
漫一事无成霜鬓侵。
看故人强半,沙堤黄阁,鱼悬带玉,貂映蝉金。
许国虽坚,朝天无路,万里凄凉谁寄音。
东风里,有灞桥烟柳,知我归心。
沁园春
陆游
一别秦楼,转眼新春,又近放灯。
忆盈盈倩笑,纤纤柔握,玉香花语,雪暖酥凝。
念远愁肠,伤春病思,自怪平生殊未曾。
君知否,渐香消蜀锦,泪渍吴绫。
难求系日长绳。
况倦客飘零少旧朋。
但江郊雁起,渔村笛怨,寒釭委烬,孤砚生冰。
水绕山围,烟昏云惨,纵有高台常怯登。
消魂处,是鱼笺不到,兰梦无凭。
沁园春
陆游
孤鹤归飞,再过辽天,换尽旧人。
念累累枯冢,茫茫梦境,王侯蝼蚁,毕竟成尘。
载酒园林,寻花巷陌,当日何曾轻负春。
流年改,叹围腰带剩,点鬓霜新。
交亲。
散落如云。
又岂料如今馀此身。
幸眼明身健,茶甘饭软,非惟我老,更有人贫。
躲尽危机,消残壮志,短艇湖中闲采莼。
吾何恨,有渔翁共醉,溪友为邻。
洞庭春色·沁园春 陆游
壮岁文章,暮年勋业,自昔误人。
算英雄成败,轩裳得失,难如人意,空丧天真。
请看邯郸当日梦,待炊罢黄粱徐欠伸。
方知道,许多时富贵,何处关身。
人间定无可意,怎换得、玉鲙丝莼。
且钓竿渔艇,笔床茶灶,闲听荷雨,一洗衣尘。
洛水秦关千古后,尚棘暗铜驼空怆神。
何须更,慕封侯定远,图像麒麟。 宋·蒋捷《沁园春》 沁园春
蒋捷
老子平生,辛勤几年,始有此庐。
也学那陶潜,篱栽些菊,依他杜甫,园种些蔬。
除了雕梁,肯容紫燕,谁管门前长者车。
怪近日,把一庭明月,却借伊渠。
鬓边白发纷如。
又何苦招宾约客欤。
但夏榻宵眠,面风敧枕,冬檐昼短,背日观书。
若有人寻,只教僮道,这屋主人今自居。
休彼,有摇金宝辔,织翠华裾。
沁园春
蒋捷
结算平生,风流债负,请一笔句。
盖攻性之兵,花围锦阵,毒身之鸩,笑齿歌喉。
岂识吾儒,道中乐地,绝胜珠帘十里楼。
迷因底,叹晴乾不去,待雨淋头。
休休。
著甚来由。
硬铁汉从来气食牛。
但只有千篇,好诗好曲,都无半点,闲闷闲愁。
自古娇波,溺人多矣,试问还能溺我不。
高抬眼,看牵丝傀儡,谁弄谁收。

快捷搜索

    诗歌分类

    最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