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全诗

作者:薛涛

露涤清音远,风吹数叶齐。
声声似相接,各在一枝栖。

蝉扩展阅读

 

《蝉》 - 诗词原文

《蝉》
《蝉》 
李商隐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蝉》 - 诗词解释

注释:
1、本以两句:古人误以为蝉是餐风饮露的。这里是说,既欲栖高处,自难以饱腹,虽带恨声,实也徒然。   
2、一树句:意谓蝉虽哀鸣,树却自呈苍润,像是无情相待。实是隐喻受人冷落。   
3、薄宦:官卑职微。   
4、梗犹泛:这里是自伤沦落意。   
5、芜已平:荒芜到了没胫地步。   
译文:
你栖身高枝之上才难以饱腹;你虽含恨哀鸣徒然白费神劲。五更以后疏落之声几近断绝。大树依然苍翠却无丝毫同情,我官职卑下象桃梗漂流不定,家园早已荒芜杂草埋没脚胫。烦劳你的鸣叫我得借以自警,我也举家操守象你高洁不佞。 

《蝉》 - 写作手法

这首诗借咏蝉以喻自身的高洁。前半首闻蝉而兴,重在咏蝉;它餐风饮露,居高清雅,然而声嘶力竭地鸣叫,却难求一饱。后半首直抒己意,他乡薄宦,梗枝漂流,故园荒芜,胡不归去?因而闻蝉以自警,同病相怜。全诗层层深入阐发主题:“高难饱”,鸣“徒劳”,声“欲断”,树“无情”,怨之深,恨之重,一目了然。实属“咏物”佳绝。

《蝉》 - 诗文赏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君兮君不知 ——李商隐《蝉》赏析
朱彝尊把这首咏蝉诗誉为“咏物最上乘”。
诗名很高的李商隐在政治生活中却是个彻底的失败者,一生潦倒,举世漂零。在牛李党争的政治旋涡里左冲右突,最终也没有冲杀出一条血路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时代没有为诗人提供一个施展抱负的适宜机会,他寂寞漂泊的生命也无人可堪为知音。他柔弱,敏感,多情,善感,用一颗诗人的心去感受政治的风诡云谲,应对乏术,于是只好伤时感世,以抒胸中愤懑。这种情绪在他的许多状物诗中表现得尤为突出。他的咏物诗几乎无一不写身世之悲,漂泊之感。他常常用流莺、蝉、柳、花等小东西来自比,这些东西在自然界中都是弱者,无意中透露出他严重的弱者心理以及软弱而又多情的性格。论者认为,这种性格决定了李商隐在政治上不可能有多大作为,换句话说,诗人本来就不应该再去追逐所谓的功名,因为自身的弱点和性格制约了他更大发展。然而在封建社会衡量一个男子成功的社会坐标就是学而优则仕,高官得做。一心想建功立业的诗人不可能参透自己性格弱点这一点,只好为此耗尽一生。不能不说是个悲剧。 这首《蝉》正是诗人处境与心境的真实写照。首联说蝉因为居于高树,饮露餐风,难得一饱。尽管如此,蝉却毫不疲倦地啼叫着,嘶鸣着,每一声啼叫里都充满怨愤之音,希望有人能听懂它的声音,但这种啼鸣最终也只是徒劳而已,没有人来倾听他的心思。蝉不肯栖低枝,不肯饮浊水,这种清高自傲正是诗人自身的写照。虽未言诗人自己,却处处看得见诗人的影子。颔联说蝉一直号啼到五更时分,鸣声已经稀疏得快要断绝了,碧绿的树叶,并不为它的嘶叫而悲伤憔悴,显得那样冷酷无情。这就为后面四句抒情作了铺垫。
颈联和尾联四句说自己多年来沉迹于幕僚之中,做得卑微的官职,四处辗转奔波,像水中桃梗(树枝)一样,漂泊不定,身不由己,故园早已荒芜,杂草丛生。“田园将芜胡不归,”想必家乡田园里的杂草遍地,作者思归心情更加迫切。是与自己命运相同的蝉用它悲凄的啼叫提醒着诗人自己现实的处境,自己早已家壁四野,清贫如水,这就像极了蝉的一生。
这首诗最成功之处是物我合一。表面上看,诗人是将蝉与自己分开来写的:前四句写蝉,后四句写“我”,实际上是貌离神合物我一体的。蝉就是诗人自己的写照:蝉居高难饱,哀鸣无用,而碧树无情,漠然冷对,这正是以清高自守、贫困潦倒的诗人及他所面对的冷漠世界的写照,所以写蝉就是写诗人自己,这就体现了“体物为妙,功在密附”的艺术特色。
历来咏蝉诗很多,蝉似乎成了隐者高士的象征,赋予它许多美好品质。在鳞次栉比的咏蝉诗中,这首诗传达的情感似乎更丰富一些。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诗人所传达的那种清高自适,又渴望为世所用,无限自尊又无限悲凄的矛盾情感和心理。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而已。并非真的清高,其实是想知己来倾听自己,发现自己高洁的品质,然而碧树无情,不解诗人心。故沉吟为诗。

《蝉》 - 作者简介

李商隐(八一二-八五八),字义山,号玉溪生,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县)人。开成二年(八三七)进士,授秘书省校书郎,补宏农尉。年轻时即以文才受令狐楚的赏识,可是李商隐却与泾源节度使王茂元之女结婚。当时牛李党争正在尖锐时期,令狐楚是牛党,王茂元则是与李党有关。宣宗即位以后,牛党当权,令狐楚儿子当了宰相,打击一切与李党有关的人,从此李商隐一直被压抑而抬不起头。几次到长安活动,只补得了一个太常博士。最后死于荥阳,年仅四十七岁。
李商隐是唐朝一位有着独特成就,对后世产生过巨大影响而大家的评价又极为分歧的诗人。他的诗,有的是直接对时事政治表示态度的;有的是托古讽今,歌咏历史题材;有的是抒写友朋生死之情的;有的是感伤身世之作,而人们最熟悉的则是他的爱情诗。这些异常复杂的内容,又几乎都是和他的身世遭遇有着密切的联系。
李商隐是晚唐诗坛的一颗明星。他的多愁善感和繁博的事象及复杂的意念,在他的诗里往往是避实就虚,透过一种象征手法把它表现出来。这种象征手法建筑在丰富而美妙的想像的基础上,因而他笔下的意象,有时如七宝琉苏那样缤纷绮彩;有时像流云走月那样的活泼空明,给人以强烈的美感。他的近体诗,尤其是七律更有独特的风格,绣织丽字,镶嵌典故,包藏细密,意境朦胧,对诗的艺术形式发展有重大贡献。著有《玉溪生诗》 。  

 
 

 


快捷搜索

    诗歌分类

    最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