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韩翃

答韩翃全诗

作者:柳氏

杨柳枝,芳菲节,可恨年年赠离别。
一叶随风忽报秋,纵使君来岂堪折。

答韩翃扩展阅读

《答韩翃》 - 作品原文

答韩翃   

杨柳枝,芳菲节。可恨年年赠离别⑴。   

一叶随风忽报秋⑵,纵使君来岂堪折⑶!

《答韩翃》 - 作品注释

⑴“可恨”句:唐人有折柳赠别之俗。这里喻指与韩翃长年分离,不得团聚。   

⑵“一叶”句:《淮南子·说山训》:“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   

⑶“纵使”句:承上句谓处于危苦之中,随时可能发生变故,届时就属之他人了。《柳氏传》:“无何有蕃将沙吒利者,初立功,窃之柳氏之色,劫以归第,宠之专房。及(侯)希逸除左仆射入觐,翊得从行,至京师,己失柳氏所止,叹想不己。”

《答韩翃》 - 作品译文

  杨柳枝在菲芬的春天,春意盎然,生气勃勃。可恨年年赠别离,美好的青春同美好的春光一同虚度,无法可找回来了。往日依依的章台柳随着秋天的到来,已不再是颜色青青了。纵然郎君来了,当看到这种情况,也是不堪攀折的了。

《答韩翃》 - 创作背景

  柳氏与大历十才子之一的韩翃有一段富有传奇色彩的爱情故事。据唐人许尧佐《柳氏传》和孟棨《本事诗》记载,韩翃少负才名,孤贞静默,所与游者皆当时名士。一富家李生,负气爱才,因看重韩翃,遂将家中一歌姬柳氏赠与韩翃。安史之乱爆发,长安、洛阳两京陷落,士女奔骇。柳氏以色艳独居,恐不免,便落发为尼。不久,柳氏为蕃将沙吒利所劫,宠之专房。时韩翃为缁青节度使侯希逸府中书记。京师收复后,韩翃派人到长安寻柳氏,并准备了一白口袋,袋装沙金,袋上题了一首《寄柳氏》:“章台柳,章台柳,颜色青青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当柳氏在长安接到这个口袋后,捧诗呜咽,写了此诗酬答。

《答韩翃》 - 作品鉴赏

  此诗为作者回复韩翃的《寄柳氏》而作。柳氏答诗自比为“杨柳枝”,嵌一“柳”字,既双关姓氏而与韩词称“章台柳”之暗语相应,灵犀相通;着一“枝”字,又遥启第三句诉折柳赠别,离怨相思之情。“芳菲节”既回应韩词之“往日依依”,颇见追惜韶华坐逝,顾影自怜之意;而又对第四句写此时凋零之衰柳,起到了欲抑先扬的对比反衬作用,可谓匠心独运。当昔春日旖旎之际,伉俪蜜月之时,却年年离多合少,不无长恨。而此时失身蕃将,姿容憔悴,纵郎君不弃,欲续前好,而自己固深感自卑自愧,实不堪郎君再来“折”。末句回应韩词之结句,将其不幸身世,灵肉创伤,悲酸难言之隐,自惭形秽之情,写得极其深沉凝重而又含蓄不尽。

《答韩翃》 - 作者简介

  柳氏,唐天宝(唐玄宗年号,742—756)至大历(唐代宗年号,766-779)间一位有见识的妇女,不甘作人姬妾,追求爱情自由,与当时“羁滞贫甚”的穷书生韩翃真心相爱,绘成了一场悲欢离合的故事,流传于世。一说安史之乱后,为蕃将沙吒利所劫,平卢节度使的部属许俊经造沙吒利之第,驱身仗义,夺柳氏归于韩翃。 


快捷搜索

    古诗每日推荐

    柳氏诗全集

    最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