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地关崇徽公主手迹

阴地关崇徽公主手迹全诗

作者:李山甫

一拓纤痕更不收,翠微苍藓几经秋。
谁陈帝子和番策,我是男儿为国羞。
寒雨洗来香已尽,澹烟笼著恨长留。
可怜汾水知人意,旁与吞声未忍休。

阴地关崇徽公主手迹扩展阅读

《阴地关崇徽公主手迹》 - 作者

唐 李山甫

《阴地关崇徽公主手迹》 - 诗词正文

一拓纤痕更不收,翠微苍藓几经秋。谁陈帝子和番策,
我是男儿为国羞。寒雨洗来香已尽,澹烟笼著恨长留。
可怜汾水知人意,旁与吞声未忍休。

《阴地关崇徽公主手迹》 - 注释


快捷搜索

    古诗每日推荐

    李山甫诗全集

    最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