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行无题一百首

江行无题一百首全诗

作者:钱起

倾酒向涟漪,乘流东去时。
寸心同尺璧,投此报冯夷。
江曲全萦楚,云飞半自秦。
岘山回首望,如别故关人。
浦烟函夜色,冷日转秋旻。
自有沈碑石,清光不照人。
楚岸云空合,楚城人不来。
只今谁善舞,莫恨发阳台。
行背青山郭,吟当白露秋。
风流无屈宋,空咏古荆州。
晚来渔父喜,罾重欲收迟。
恐有长江使,金钱愿赎龟。
去指龙沙路,徒悬象阙心。
夜凉无远梦,不为偶闻砧。
霁云疏有叶,雨浪细无花。
隐放扁舟去,江天自有涯。
好日当秋半,层波动旅肠。
已行千里外,谁与共秋光。
润色非东里,官曹更建章。
宦游难自定,来唤棹船郎。
夜江清未晓,徒惜月光沉。
不是因行乐,堪伤老大心。
翳日多乔木,维舟取束薪。
静听江叟语,俱是厌兵人。
箭漏日初短,汀烟草未衰。
雨馀虽更绿,不是采蘋时。
山雨夜来涨,喜鱼跳满江。
岸沙平欲尽,垂蓼入船窗。
渚边新雁下,舟上独凄凉。
俱是南来客,怜君缀一行。
牵路沿江狭,沙崩岸不平。
尽知行处险,谁肯载时轻。
云密连江暗,风斜著物鸣。
一杯真战将,笑尔作愁兵。
柳拂斜开路,篱边数户村。
可能还有意,不掩向江门。
不识桓公渴,徒吟子美诗。
江清唯独看,心外更谁知。
憔悴异灵均,非谗作逐臣。
如逢渔父问,未是独醒人。
水涵秋色静,云带夕阳高。
诗癖非吾病,何妨吮短毫。
登舟非古岸,还似阻西陵。
箕伯无多少,回头讵不能。
帆翅初张处,云鹏怒翼同。
莫愁千里路,自有到来风。
秋云久无雨,江燕社犹飞。
却笑舟中客,今年未得归。
佳节虽逢菊,浮生正似萍。
故山何处望,荒岸小长亭。
行到楚江岸,苍茫人正迷。
只知秦塞远,格磔鹧鸪啼。
月下江流静,村荒人语稀。
鹭鸶虽有伴,仍共影双飞。
斗转月未落,舟行夜已深。
有村知不远,风便数声砧。
棹惊沙鸟迅,飞溅夕阳波。
不顾鱼多处,应防一目罗。
渐觉江天远,难逢故国书。
可能无往事,空食鼎中鱼。
岸草连荒色,村声乐稔年。
晚晴初获稻,闲却采莲船。
滩浅争游鹭,江清易见鱼。
怪来吟未足,秋物欠红蕖。
蛩响依莎草,萤飞透水烟。
夜凉谁咏史,空泊运租船。
睡稳叶舟轻,风微浪不惊。
任君芦苇岸,终夜动秋声。
自念平生意,曾期一郡符。
岂知因谪宦,斑鬓入江湖。
烟渚复烟渚,画屏休画屏。
引愁天末去,数点暮山青。
水天凉夜月,不是惜清光。
好物随人秘,秦淮忆建康。
古来多思客,摇落恨江潭。
今日秋风至,萧疏独沔南。
映竹疑村好,穿芦觉渚幽。
渐安无旷土,姜芋当农收。
秋风动客心,寂寂不成吟。
飞上危樯立,啼乌报好音。
见底高秋水,开怀万里天。
旅吟还有伴,沙柳数枝蝉。
九日自佳节,扁舟无一杯。
曹园旧尊

江行无题一百首扩展阅读

《江行无题一百首》 - 作品信息
【名称】《江行无题一百首》
【年代】晚唐
【作者】钱珝
【体裁】五言绝句
《江行无题一百首》 - 作者简介

钱珝唐代诗人。字瑞文,吴兴(今浙江吴兴县)人。钱起曾孙。公元879年(唐僖宗乾符六年)举进士,累迁尚书郎。公元895年(唐昭宗乾宁二年),由宰相王抟举荐,擢为知制诰,又升任中书舍人。公元900年(兴化三年),王抟被贬,钱珝亦受牵连而被贬官,出为抚州(今江西省抚州市)司马。后不知所终。《全唐诗》录存其诗一百零八首,编为一卷。

《江行无题一百首》 - 诗词正文

倾酒向涟漪,乘流欲去时。
寸心同尺璧,投此报冯夷。

江曲全萦楚,云飞半自秦。
岘山回首望,如别故乡人。
浦烟含夜色,冷日转秋旻。
自有沈碑在,清光不照人。

楚岸云空合,楚城人不来。
只今谁善舞,莫恨废章台。

行背青山郭,吟当白露秋。
风流无屈宋,空咏古荆州。

晚来渔父喜,网重欲收迟。
恐有长江使,金钱愿赎龟。

去指龙沙路,徒悬象阙心。
夜凉无远梦,不为偶闻砧。

雾云疏有叶,雨浪细无花。
稳放扁舟去,江天自有涯。

好日当秋半,层波动旅肠。
已行千里外,谁与共秋光。

润色非东里,官曹更建章。
宦游难自定,来唤棹船郎。

夜江清未晓,徒惜月光沉。
不是因行乐,堪伤老大心。

翳日多乔木,维舟取束薪。
静听江叟语,尽是厌兵人。

箭漏日初短,汀烟草未衰。
雨馀虽更绿,不是采蘋时。

山雨夜来涨,喜鱼跳满江。
岸沙平欲尽,垂蓼入船窗。

渚边新雁下,舟上独凄凉。
俱是南来客,怜君缀一行。

云密连江暗,风斜著物鸣。
一杯真战将,笑尔作愁兵。

柳拂斜开路,篱边数户村。
可能还有意,不掩向江门。

不识相如渴,徒吟子美诗。
江清惟独看,心外更谁知。

牵路沿江狭,沙崩岸不平。
尽知行处险,谁肯载时轻。

憔悴异灵均,非谗作逐臣。
如逢渔父问,未是独醒人。

水含秋夜静,云带夕阳高。
诗癖非吾病,何妨吮短豪。

带舟维古岸,还似阻西陵。
箕伯无多怒,回头讵不能。

秋云久无雨,江燕社犹飞。
却笑舟中客,今年未得归。

帆翅初张处,云鹏怒翼同。
莫愁千里路,自有到来风。

佳节虽逢菊,浮生正似萍。
故山何处望,荒岸小长亭。

月下江流静,村荒人语稀。
鹭鸳虽有伴,仍共影双飞。

斗转月未落,舟行夜已深。
有村知不远,风便数声砧。

棹惊沙鸟迅,飞溅夕阳波。
不顾鱼多处,应防一目罗。

行到楚江岸,苍茫人正迷。
只如秦塞远,格磔鹧鸪啼。

渐觉江天远,难逢故国书。
可能无往事,空食鼎中鱼。

岸草连荒色,村声乐稔年。
晚晴贪获稻,闲却彩菱船。

滩浅多游鹭,江清易见鱼。
怪来吟未足,秋物欠红蕖。

蛩响依沙草,萤飞透水烟。
夜凉谁咏史,空泊运租船。

睡稳叶舟轻,风微浪不惊。
人居芦苇岸,终夜动秋声。

自念平生意,曾期一郡符。
可知因谪宦,斑鬓入江湖。

水天凉夜月,不是少清光。
好景随人物,秦淮忆建康。

古来多思客,摇落恨江潭。
今日秋风至,萧疏过沔南。

映竹疑村好,穿芦觉渚幽。
渐安无旷土,姜芋当农收。

烟渚复烟渚,画屏休画屏。
引愁天末去,数点暮山青。

秋风动客心,寂寂不成吟。
飞上危樯立,莺啼报好音。

见底高秋水,开怀万里天。
旅吟还有伴,沙柳数枝蝉。

九日自佳节,扁舟无一杯。
曹园旧樽酒,戏马忆高台。

兵火有馀烬,贫村才数家。
无人争晓渡,残月下寒沙。

渚禽菱芡足,不向稻粱争。
静宿凉湾月,应无失侣声。

轻云未扑霜,树杪橘初黄。
行是知名物,过风过水香。

土旷深耕少,江平远钓多。
平生皆弃本,金革竟如何。

海月非常物,等闲不可寻。
披沙应有地,浅处定无金。

风晚冷飕飕,芦花已白头。
旧来红叶寺,堪忆玉京秋。

渺渺望天涯,清涟浸赤霞。
难逢星汉使,乌鹊日乘槎。

风好来无阵,云开去有踪。
钓歌无远近,应喜罢艨艟。

吴疆连楚甸,楚俗异吴乡。
谩把樽中物,无人啄蟹黄。

岸绿野烟远,江红斜照微。
撑开小渔艇,应到月明归。

雨馀江始涨,漾漾见流薪。
曾叹河中木,斯言忆古人。

垂露晚犹浓,清风不易逢。
涉江虽已晚,高树搴芙蓉。

乘舟维夏口,烟野独行时。
不见头陀寺,空怀幼妇碑。

晚泊武昌岸,津亭疏柳风。
数株曾手植,好事忆陶公。

舟航依浦定,星斗满江寒。
若比阴霾日,何妨夜未阑。

近戍离金落,孤岑望火门。
惟将知命意,潇洒向乾坤。

丛菊生堤上,此花长后时。
有人还采掇,何必在春期。

景夕残霞落,秋寒细雨晴。
短缨何用濯,舟在月中行。

堤坏漏江水,地坳成野塘。
晚荷人不折,留取作秋香。

左宦终何路,摅怀亦自宽。
襞笺嘲白鹭,无意喻枭鸾。

楼空人不归,云白去时衣。
黄鹤无心下,长应笑令威。

白帝朝惊浪,阳台暮映云。
等闲生险易,世路只如君。

橹慢生轻浪,帆虚带白云。
客船虽狭小,容得瘦将军。

静看秋江水,风渐浪微平。
人间驰竞处,尘土自波成。

风借帆方疾,风回棹却迟。
较量人世事,不校一毫厘。

咫尺愁风雨,匡庐不可登。
只疑云雾窟,犹有六朝僧。

江草何多思,冬青尚满洲。
谁能惊 鸟,作赋为沙鸥。

幸有烟波兴,宁辞笔砚劳。
缘情无怨刺,却似反离骚。

沙上独行时,高吟到楚词。
难将垂岸蓼,盈把当江蓠。

秋寒鹰隼健,逐雀下云空。
知是江湖客,无心击塞鸿。

幽怀念烟水,长恨隔龙沙。
今日滕王阁,分明见落霞。

江流何渺渺,怀古独依依。
渔父非贤者,芦中但有矶。

风雨正甘寝,云霓忽晓晴。
放歌虽自遣,一岁又峥嵘。

幽思正迟迟,沙边濯弄时。
自怜非博物,犹未识凫葵。

曾有烟波客,能歌西塞山。
落花惟待月,一钓紫菱湾。

千顷水纹细,一拳岚影孤。
君山寒树绿,曾过洞庭湖。

光阔重湖水,低斜远雁行。
未曾无兴咏,多谢沈东阳。

晚菊绕江垒,忽如开古屏。
莫言时节过,白日有馀馨。

日落长亭晚,山门步障青。
可怜无酒分,处处有旗亭。

远岸无行树,经霜有伴红。
停船搜好句,题叶赠江枫。

身世比行舟,无风亦暂休。
敢言终破浪,惟愿稳乘流。

数亩苍苔石,烟蒙鹤卵洲。
定因词客遇,名字始风流。

兴闲停桂楫,路好过松门。
不负佳山水,还开酒一樽。

短楫休敲桂,孤根自驻萍。
自怜非剑气,空向斗牛星。

高浪如银屋,江风一发时。
笔端降太白,才大语终奇。

细竹渔家路,晴阳看结罾。
喜来邀客坐,分与折腰菱。

平湖五百里,江水想通波。
不奈扁舟去,其如决计何。

数逢云断处,去岸映高山。
身到章江日,应犹未得闲。

一湾斜照水,三版顺风船。
未敢相邀钓,劳生只自怜。

江雨正霏微,江村晚渡稀。
何曾妨钓艇,更待得鱼归。

新野旧楼名,浔阳胜赏情。
照人长一色,江月共凄清。

愿饮西江水,那吟北渚愁。
莫教留滞迹,远比蔡昭侯。

湖口分江水,东流独有情。
常时好风物,谁伴谢宣城。

浔阳江畔菊,应似古来秋。
为问幽栖客,吟时得酒不。

高峰有佳号,千尺倚寒风。
若使炉烟在,犹应为上公。

万木已清霜,江边村事忙。
故溪黄稻熟,一夜梦中香。

楚水苦萦回,征帆落又开。
可缘非直路,却有好风来。

远谪岁时晏,暮江风雨寒。
仍愁系舟处,惊梦近长滩。[1]

《江行无题一百首》 - 作品注释

⑴翳:遮盖。
⑵维:系。束薪:捆柴。
⑶江叟:江边的老头儿。语:谈论。
⑷厌兵:厌恨战乱。
⑸余烬:指兵灾之后残存的东西。烬:火灰。这句意为战争初息。
⑹这两句说:早晨无人争渡,唯有残月的寒光投入渡口沙滩。写战后农村凋敝,人烟稀少的破落景象。
⑺咫尺:比喻距离极近。
⑻匡庐:庐山的别称。原名南障山,相传殷、周时匡俗兄弟七人结庐于此,故称。这两句说:匡庐近在咫尺,可是因为风雨阻隔,无法攀登,叫人生愁。
⑼六朝僧:六朝时佛教盛行,庐山多有高僧居住。这两句写庐山为云雾萦绕,呈现出缥缈虚幻,令人莫测高深的景象。

《江行无题一百首》 - 作品鉴赏

钱珝的《江行无题一百首》,是他赴抚州司马任途中所作。诗人用五言绝句的形式,描写着大江两岸的美丽动人风光,连缀观之,仿佛一幅万里长江的巨幅长卷,生机盎然。这里选择第十二、四十三、六十八首进行赏析。
第十二首(“翳日多乔木”)是从江叟厌战的谈吐中透露出战乱给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第四十三首(“兵火有馀烬”)则是从晓渡冷落的景象中含蓄地谴责了军阀朱温、杨行密等在长江流域混战的罪恶,暗示出诗人的厌战之情。这两首诗歌的主题相近,而表现艺术却不尽相同。
第十二首是诗人直接出场,录其所闻;第四十三首则纯属客观描摹景象。第十二首结句含意比较外露,但却不是诗人直抒胸臆之辞;第四十三首的结句则非常含蓄,如果不联系首句“兵火”之语,几乎使人不易觉察诗人对战乱的谴责之情。由于在这两首诗中诗人均以客观抒情诗人的姿态出现,故而使人更加感到诗境、诗情具有冷静的客观真实性,从而加强了诗歌的感染力。
第六十八首诗以“咫尺愁风雨,匡庐不可登”作为开头,随手将题目中“江行”的意思镶嵌在内,但没有明说,只是从另一角度隐隐化出,用的是“暗起”的写作手法。“咫”是八寸。“咫尺”,形容距离极近。“匡庐”即指庐山。近在咫尺,本是极易登临,说“不可登”,是什么原因呢?这是江行遇雨所致,船至庐山脚下,却为风雨所阻,不能登山。“不可登”三字写出了使人发愁的“风雨”之势,“愁”字则透出了诗人不能领略名山风光的懊恼之情。“不可登”,不仅表示了地势的由下而上,而且,也描摹了江舟与山崖之间隔水仰望的空间关系。诗人仅仅用了十个字,即道出当时当地的特定场景,下笔非常简巧。
一般说来,描写高山流水的诗歌,作者多从写形或绘色方面去驰骋彩笔;此诗却另辟蹊径,以引人入胜的想象开拓了诗的意境:“只疑云雾窟,犹有六朝僧”。庐山为南朝佛教胜地,当时山中多名僧大师寄迹其间。这些往事陈迹,成了诗人联想的纽带。仰望高峰峻岭,云雾缭绕,这一副奇幻莫测的景象,不能不使诗人浮想翩翩:那匡庐深处,烟霞洞窟,也许仍有六朝高僧在隐身栖息吧。此种迹近幻化、亦真亦妄的浪漫情趣,更增添了匡庐的神奇色彩。庐山令人神往的美景很多,诗人却“只疑”佛窟高僧,可见情致的高远和诗思的飘渺了。
第三句中的“疑”字用得极好,写出了山色因云雨笼罩而给人的或隐或现的感觉,从而使读者产生意境“高古”的联想。“只疑”和“犹有”之间,一开一阖,在虚幻的想象中渗入似乎真实的判断,更显得情趣盎然。
第六十八首诗以疑似的想象,再现了诗人内心的高远情致。写法上,似用了国画中的“滃”写技法,以淡淡的水墨来渲染烟雾迷蒙的云水,虚虚实实,将庐山写得扑朔迷离,从而取代了正面写山的有形笔墨,确可视为山水诗中别具神情的一首佳作。

《江行无题一百首》 - 作者简介

钱珝,唐代诗人。字瑞文,吴兴(今浙江湖州)人。钱起曾孙。公元879年(唐僖宗乾符六年)举进士,累迁尚书郎。乾宁(唐昭宗年号,公元894—898年)初官至中书舍人。后出为抚州(今属江西)司马。《全唐诗》录存其诗一百零八首,编为一卷。 
 


快捷搜索

    古诗每日推荐

    钱起诗全集

    最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