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意九首

古意九首全诗

作者:贯休

一雨火云尽,闭门心冥冥。
兰花与芙蓉,满院同芳馨。
佳人天一涯,好鸟何嘤嘤。
我有双白璧,不羡于虞卿。
我有径寸珠,别是天地精。
玩之室生白,潇洒身安轻。
只应天上人,见我双眼明。
阳乌烁万物,草木怀春恩。
茫茫尘土飞,培壅名利根。
我本是蓑笠,幼知天子尊。
学为毛氏诗,亦多直致言。
不慕需臑类,附势同崩奔。
唯寻桃李蹊,去去长者门。
美人如游龙,被服金鸳鸯。
手把古刀尺,在彼白玉堂。
文章深掣曳,珂珮鸣丁当。
好风吹桃花,片片落银床。
何妨学羽翰,远逐朱鸟翔。
乾坤有清气,散入诗人脾。
圣贤遗清风,不在恶木枝。
千人万人中,一人两人知。
忆在东溪日,花开叶落时。
几拟以黄金,铸作钟子期。
莫轻白云白,不与风雨会。
莫见守羊儿,或是初平辈。
人生非日月,光辉岂常在。
一荣与一辱,古今常相对。
君不见于公门,子孙好冠盖。
古交如真金,百炼色不回。
今交如暴流,倏忽生尘埃。
我愿君子气,散为青松栽。
我恐荆棘花,只为小人开。
伤心复伤心,吟上高高台。
常思谢康乐,文章有神力。
是何清风清,凛然似相识。
一种为顽嚚,得作翻经石。
一种为枯槁,得作登山屐。
永嘉为郡后,山水添鲜碧。
何当学羽翰,一去观遗迹。
常思李太白,仙笔驱造化。
玄宗致之七宝床,虎殿龙楼无不可。
一朝力士脱靴后,玉上青蝇生一个。
紫皇殿前五色麟,忽然掣断黄金锁。
五湖大浪如银山,满船载酒挝鼓过。
贺老成异物,颠狂谁敢和。
宁知江边坟,不是犹醉卧。
忆在山中时,丹桂花葳蕤。
红泉浸瑶草,白日生华滋。
箬屋开地炉,翠墙挂藤衣。
看经竹窗边,白猿三两枝。
东峰有老人,眼碧头骨奇。
种薤煮白石,旨趣如婴儿。
月上来打门,月落方始归。
授我微妙诀,恬澹无所为。
别来六七年,只恐白日飞。

古意九首扩展阅读

《古意九首》 - 作者

唐 贯休

《古意九首》 - 诗词正文

一雨火云尽,闭门心冥冥。兰花与芙蓉,满院同芳馨。
佳人天一涯,好鸟何嘤嘤。我有双白璧,不羡于虞卿。
我有径寸珠,别是天地精。玩之室生白,潇洒身安轻。
只应天上人,见我双眼明。
阳乌烁万物,草木怀春恩。茫茫尘土飞,培壅名利根。
我本是蓑笠,幼知天子尊。学为毛氏诗,亦多直致言。
不慕需臑类,附势同崩奔。唯寻桃李蹊,去去长者门。
美人如游龙,被服金鸳鸯。手把古刀尺,在彼白玉堂。
文章深掣曳,珂珮鸣丁当。好风吹桃花,片片落银床。
何妨学羽翰,远逐朱鸟翔。
乾坤有清气,散入诗人脾。圣贤遗清风,不在恶木枝。
千人万人中,一人两人知。忆在东溪日,花开叶落时。
几拟以黄金,铸作钟子期。
莫轻白云白,不与风雨会。莫见守羊儿,或是初平辈。
人生非日月,光辉岂常在。一荣与一辱,古今常相对。
君不见于公门,子孙好冠盖。
古交如真金,百炼色不回。今交如暴流,倏忽生尘埃。
我愿君子气,散为青松栽。我恐荆棘花,只为小人开。
伤心复伤心,吟上高高台。
常思谢康乐,文章有神力。是何清风清,凛然似相识。
一种为顽嚚,得作翻经石。一种为枯槁,得作登山屐。
永嘉为郡后,山水添鲜碧。何当学羽翰,一去观遗迹。
常思李太白,仙笔驱造化。玄宗致之七宝床,
虎殿龙楼无不可。一朝力士脱靴后,玉上青蝇生一个。
紫皇殿前五色麟,忽然掣断黄金锁。五湖大浪如银山,
满船载酒挝鼓过。贺老成异物,颠狂谁敢和。
宁知江边坟,不是犹醉卧。
忆在山中时,丹桂花葳蕤。红泉浸瑶草,白日生华滋。
箬屋开地炉,翠墙挂藤衣。看经竹窗边,白猿三两枝。
东峰有老人,眼碧头骨奇。种薤煮白石,旨趣如婴儿。
月上来打门,月落方始归。授我微妙诀,恬澹无所为。
别来六七年,只恐白日飞。

《古意九首》 - 注释


快捷搜索

    诗歌分类

    最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