蒿里

蒿里全诗

作者:贯休

兔不迟,乌更急,但恐穆王八骏,著鞭不及。
所以蒿里,坟出蕺蕺。
气凌云天,龙腾凤集。
尽为风消土吃,狐掇蚁拾。
黄金不啼玉不泣,白杨骚屑,乱风愁月。
折碑石人,莽秽榛没。
牛羊窸窣,时见牧童儿,弄枯骨。

蒿里扩展阅读

《蒿里》 - 作品信息
  【名称】《蒿里》
  【年代】汉代
  【作者】无名氏
  【体裁】杂言诗
《蒿里》 - 作品原文

  蒿里
  蒿里谁家地?聚敛魂魄无贤愚。
  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踟蹰。
《蒿里》 - 作品鉴赏

  蒿里在泰山下。迷信传说,人死之后魂魄归于蒿里。歌的开头提出疑问:“蒿里谁家地?”疑问的所以提出,在于下一句:“聚敛魂魄无贤愚。”人间从来等级森严,凡事分别流品,绝无混淆,似乎天经地义。所以诗人不解:这“蒿里”究竟是怎样一个地方,那里为什么不分贤愚贵贱?人间由皇帝老子、王公大臣及其鹰犬爪牙统治,那么,这另一个世界,是“谁家”的天下,归谁掌管呢?人活着的时候绝无平等可言,死后就彼此彼此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后二句说,“鬼伯”对任何人都一视同仁:一旦他叫你去,你想稍稍踟蹰一下也不可能。“催促”得那样急,到底为的什么?求情祷告不行,威胁利诱也不行。人间的万能之物,权势,金钱,这时候完全失去效用,不能贷死。这其中的道理又是什么呢?看来,“鬼伯”是最公正廉洁的。然而,他可敬却不可亲,没有人不怕他。不管凤子龙孙,也不管皇亲国戚,他都是一副铁面孔,决不法外开思,也不承认特权。无论什么人,对他都无计可施。
  这篇歌辞反映人们对生死问题的种种思索。但由于时代和科学水平的局限,其认识还不能离开唯心论的前提。
  艺术表现上,此诗则以自然见其本色。全篇四句,两两设为问答,如随口吟唱,联类成篇。
  

快捷搜索

    古诗每日推荐

    贯休诗全集

    最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