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寒行

苦寒行全诗

作者:贯休

北风北风,职何严毒。
摧壮士心,缩金乌足。
冻云嚣嚣,碍雪一片下不得。
声绕枯桑,根在沙塞。
黄河彻底,顽直到海。
一气抟束,万物无态。
唯有吾庭前杉松树枝,枝枝健在。

苦寒行扩展阅读

《苦寒行》 - 曹操诗《苦寒行》


 

作品概况


  【名称】《苦寒行》
  【年代】东汉
  【作者】曹操
  【体裁】乐府诗

作品原文


  苦寒行(1)
  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2)
  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3)
  树木何萧瑟,北风声正悲。(4)
  熊罴对我蹲,虎豹夹路啼。(5)
  溪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6)
  延颈长叹息,远行多所怀。(7)
  我心何怫郁,思欲一东归。(8)
  水深桥梁绝,中路正徘徊。(9)
  迷惑失故路,薄暮无宿栖。(10)
  行行日已远,人马同时饥。
  担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11)
  悲彼《东山》诗,悠悠使我哀。(12)

注释译文


  【作品注释】
  (1)《苦寒行》:属汉乐府“相和歌·清调曲”,曹操借旧题写时事,反映严寒时节在太行山中行军的艰辛。
  (2)太行山:起于河南北部,向北经山西、河北边境入河北北部。
  巍巍:高峻的样子。
  (3)羊肠坂(bǎn):地名,在壶关西南。坂,斜坡。
  诘(jí)屈:盘旋曲折。
  摧:折毁。
  (4)萧瑟:凋零。
  (5)罴(pí):一种大熊。
  啼:号叫。
  (6)溪谷:山中低而有水之地,山里人多住于此。这里是说,连溪谷也“少人民”,其它地方更没有人了。
  霏(fēi)霏:雪下得大的样子。
  (7)延颈:伸长脖子,指眺望。
  (8)怫(fú)郁:忧虑不安。
  东归:指返回故乡。
  (9)中路:中途。
  (10)薄暮:傍晚。薄,迫近。
  (11)担囊:挑着行囊。
  斧:砍,用作动词。
  糜:粥。
  (12)《东山》:《诗经·豳风》中的一篇,写远征士卒对故乡的思念。
  【作品译文】
  向北登上太行山,艰难呀,这山势多么的高耸。
  山坡上的羊肠小道弯曲不平,车轮都因此而摧毁。
  树木多么的萧条冷清,北风正传来悲伤的声音。
  巨熊盘踞在我们的前方,虎豹在路的两旁咆哮着。
  山谷中少有人居住,而且正下着大雪。
  伸长脖子眺望时,不禁深深叹气,这次远征,内心感触很多。
  我内心多么的郁抑不平,想要从这东边回去。
  深广的水面上并没有桥梁,路途中我们迟疑不前。
  因为困惑而迷失了原来的道路,接近天黑时,还找不到可以过夜的地方。
  走着走着已经走了好长一段日子,人与马也都饿了。
  我们担著行囊边走边捡取柴火,开凿冰块用来煮成稀饭。
  想起诗经里《东山》那首诗,让我产生连绵不绝的哀伤。

创作背景


  《三国志·魏书·武帝纪》载,袁绍外甥高干,先降曹操,后又叛变。206年(建安十一年)春正月,曹操从邺城(今河北临漳县西南)西征据守壶关(在今山西长治市东南)的高干,围城三月后攻克。这首诗约作于西征途中。

作品赏析


  206年,曹操率兵亲征高干,途中经过太行山著名的羊肠坂道,写下了这首诗,其格调古直悲凉,回荡着一股沉郁之气。这首诗感情真挚,直抒胸臆,毫不矫情作态。诗人在诗中用质朴无华的笔触描述了委曲如肠的坂道、风雪交加的征途、食宿无依的困境。对于艰难的军旅生活所引起的厌倦思乡情绪,诗人也做了如实的记录。更感人的是,尽管作为军事统帅,诗人在这里却没有强作英豪之态,而是赤裸裸地写出当时在那种环境下的内心波动:“延颈长叹息,远行多所怀。我心何怫郁,恩欲一东归。”这种直露的笔触把诗人的内心世界呈现出来,以其真诚而扣动着读者的心弦。

作者简介


  曹操(155-220),字孟德,小名阿瞒、吉利,沛国谯县(今安徽亳州)人。东汉末年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诗人。在政治军事方面,曹操消灭了北方的众多割据势力,统一了中国北方大部分区域,并实行一系列政策恢复经济生产和社会秩序,奠定了曹魏立国的基础。文学方面,在曹操父子的推动下形成了以三曹(曹操、曹丕、曹植)为代表的建安文学,史称建安风骨,在文学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笔。曹丕称帝后,曹操被尊称为“魏武帝”。

《苦寒行》 - 陆机诗《苦寒行》


 

基本信息


  【名称】《苦寒行》
  【年代】西晋

  【作者】陆机
  【体裁】五言诗

作品原文


  苦寒行
  北游幽朔城,凉野多险难。
  俯入穹谷底,仰陟高山盘。
  凝冰结重磵,积雪被长峦。
  阴云兴岩侧,悲风鸣树端。
  不睹白日景,但闻寒鸟喧。
  猛虎凭林啸,玄猿临岸叹。
  夕宿乔木下,惨怆恒鲜欢。
  渴饮坚冰浆,饥待零露餐。
  离思固已久,寤寐莫与言。
  剧哉行役人,慊慊恒苦寒。

作品鉴赏


  《苦寒行》在《乐府诗集》中属《相和歌·清调曲》。《乐府解题》说:“晋乐奏魏武帝《北上篇》,备言冰雪溪谷之苦。其后或谓之《北上行》,盖因武帝辞而拟之也。”原辞为曹操所作,是公元206年(建安十一年)春正月北征高干时写,表现了行军时的艰苦情况。陆机的这首诗即是对曹操原辞的模拟。全诗的主题是刻划“行役人”,也即北征战士在寒冷季节忍饥受冻、餐风露宿的凄苦景况,因此诗人的用笔着色都围绕这一点而展开。
  开篇两句,是全诗的交待,有地点(幽朔)、时间(凉冬)以及所要描写的重心(多险难),以下十四句就针对“险”和“难”二字进行铺陈排比。北征战士穿行于北方的山谷中,一会儿深入谷底,一会儿仰攀高峰,道路崎岖不平,又凝结了厚厚的坚冰,积雪笼罩着起伏的山峦。山岩缠绕浓重的阴云,阵阵寒风在树林中穿越,发出凄厉的悲鸣。天色阴沉,不见日光,偶有几声寒鸟的哀叫以及野兽的吼声。天色晚了,战士们凭树支帐而宿,渴饮坚冰,饥餐风露。更兼长年征战在外,对故乡亲人的思念,绵绵无尽,却又难通消息,对方是死是活都不得知,于是诗人充满了同情地长叹一声:“剧哉行役人,慊慊恒苦寒。”结尾与开头紧密地照应在一起。
  这首诗比较鲜明地体现了陆机诗歌创作的特色。首先是对偶的使用。清代叶矫然说:“六朝排偶,始于士衡”。排偶不一定始于陆机,但陆机确于此最见特色。这首诗除了开首二句和结尾四句,中间部分几全用对偶,显示了陆机过人的才思。不过,陆机虽有意写对偶,却不十分板整,往往在轮廓上整对,而字与字之间并不讲究。如“不睹白日景”两句。明代何景明说:“陆诗体俳语不俳”,很得其实。所以虽全篇为对,读去并不觉很呆板,古朴之气穿插其间,使诗歌具有一种感人的气势。其次,是赋法的采用。赋法就是铺叙,铺陈排比、罗列事物,这本是汉大赋的主要手法,陆机却吸收来运用在诗歌里,这样就使诗歌获得繁褥厚重和光采辉煌的效果。当时人说读他的诗好像“玄圃积压,莫非夜光”就是夸赞这一点。这首诗在开头交待出“险”和“难”之后,即从俯、仰、闻、睹以及战士们的饥渴、住宿等多方面进行铺陈,欲说尽说透,不仅加深了读者的印象,也增加了诗歌的容量。沈约《宋书·谢灵运传论》说他的诗“缛旨星稠,繁文绮合”,萧绎《金楼子·立言篇》说他“辞致侧密,事语坚明。意匠有序,遗言无失。”刘勰《文心雕龙》说他“才欲窥深,辞务索广。故思能入巧而不制繁。”可见这一种特色为前人所公认并多有奖饰。第三,此诗还表现了陆机语言上的特色。陆机诗歌基本不用常语、口语、俗语,而大量使用书面辞汇、成辞等。将此诗与曹操的那首相比即可见出二者的区别。曹诗用了许多口语、散句、如“溪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延颈长叹息,远行多所怀。我心何怫郁,思欲一东归”。陆机此诗则用许多对偶代替,并且字词也工于锻炼,如“凝冰”、“积雪”、“恒鲜欢”等等。曹诗有大量的虚字,陆诗则几舍弃不用,而以实词代之,文人化特色很鲜明。另外,陆机还善于锻炼动词,以加强警动的效果。如“结”、“被”、“兴”、“鸣”、“凭”、“临”等。清人厉志说他“字字有力,语语欲飞”,虽略有夸张,也还是反映了陆诗的总体面貌的。
  不过陆机有时过于侧重技巧,而忽略了对诗情的疏通,尤其是他的一些拟古诗,本来的目的就是通过模拟以锻炼自己某一方面的技巧,因此对其余就不顾及。如这首诗,“离思”应该是最易出诗情,也最应为诗人全力把握的重点,但陆机却仅以淡淡的两句带过,是很可惜的。
  陆机对于诗歌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经验和法规,他加强了诗歌的文人化倾向,促进了诗歌向格律体的进展,他是由古诗向近体诗发展过程中的开启者之一,因此,他应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席重要的地位。

作者简介


  陆机
  (261~303)西晋文学家。世称“陆平原”,东吴名将陆逊之孙,与其弟陆云合称“二陆”。陆机是西晋太康(280-289)、元康(291-299)年间声誉最著的文学家,被后人誉为“太康之英”。就其创作实践而言,他的诗歌“才高词赡,举体华美”(钟嵘《诗品》),注重艺术形式技巧,代表了太康文学的主要倾向;就其文学理论而言,他的《文赋》是中国文学理论发展史上第一篇系统的创作论,对后世的文学创作和理论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陆机的才能是多方面的。文学创作而外,他在史学、艺术方面也多所建树。引

《苦寒行》 - 刘克庄《苦寒行》


作品原文
  苦寒行 刘克庄
  十月边头风色恶,官军身上衣裘薄。
  押衣敕使来不来?夜长甲冷睡难着。
  长安城众多热官,朱门日高未启关;
  重重苇箔施屏山,中酒不知屏外寒。
  


快捷搜索

    古诗每日推荐

    贯休诗全集

    最近访问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