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歌行

悲歌行全诗

作者:李白

悲来乎,悲来乎。
主人有酒且莫斟,听我一曲悲来吟。
悲来不吟还不笑,天下无人知我心。
君有数斗酒,我有三尺琴。
琴鸣酒乐两相得,一杯不啻千钧金。
悲来乎,悲来乎。
天虽长,地虽久,金玉满堂应不守。
富贵百年能几何,死生一度人皆有。
孤猿坐啼坟上月,且须一尽杯中酒。
悲来乎,悲来乎。
凤凰不至河无图,微子去之箕子奴。
汉帝不忆李将军,楚王放却屈大夫。
悲来乎,悲来乎。
秦家李斯早追悔,虚名拨向身之外。
范子何曾爱五湖,功成名遂身自退。
剑是一夫用,书能知姓名。
惠施不肯干万乘,卜式未必穷一经。
还须黑头取方伯,莫谩白首为儒生。

悲歌行扩展阅读

《悲歌行》
《悲歌行》内容主要表达了对人生短暂的感慨和主张以酒浇愁、及时行乐的热烈感情。反映了作者对生和欢乐的追求。唐代大诗人李白一生想报效祖国结果却成了名留青史的的诗人!这首词是他在晚年将死之前不久写的他已经知道结果了,他的梦碎了。

《悲歌行》 - 作者

李白
唐李白(701—762年),生于701年,汉族,身高六尺六,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四川江油人,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其诗风豪放飘逸,想象丰富,语言流转自然,音律和谐多变。他善于从民歌、神话中汲取营养素材,构成其特有的瑰丽绚烂的色彩,是屈原以来积极浪漫主义诗歌的新高峰,与杜甫并称“大李杜”,是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又称为“诗仙”。

李白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省静宁县成纪乡),隋朝末年,迁徙到中亚碎叶城(今吉尔吉斯斯坦北部托克马克附近),李白即诞生于此。五岁时,其家迁入绵州彰明县(今四川江油)。二十岁时只身出川,开始了广泛漫游,南到洞庭湘江,东至吴、越,寓居在安陆(今湖北省安陆市)。他到处游历,希望结交朋友,干谒社会名流,从而得到引荐,一举登上高位,去实现政治理想和抱负。可是,十年漫游,却一事无成。他又继续北上太原、长安,东到齐、鲁各地,并寓居山东任城(今山东济宁)。这时他已结交了不少名流,创作了大量优秀诗篇,诗名满天下。天宝初年,由道士吴人筠推荐,唐玄宗召他进京,命他供奉翰林。不久,因权贵的谗悔,于唐天宝三、四年间(公元744或745年),被排挤出京。此后,他在江、淮一带盘桓,思想极度烦闷。

唐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冬,安禄山叛乱,他这时正隐居庐山,适逢永王李遴的大军东下,邀李白下山入幕府。后来李遴反叛肃宗,被消灭,李白受牵连,被判处流放夜郎(今贵州省境内),中途遇赦放还,往来于浔阳(今江西九江)、宣城(今安徽宣城)等地。唐代宗宝应元年(公元762年),病死于安徽当涂县。

李白生活在唐代极盛时期,具有“济苍生”、“安黎元”的进步理想,毕生为实现这一理想而奋斗。他的大量诗篇,既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繁荣气象,也揭露和批判了统治集团的荒淫和腐败,表现出蔑视权贵,反抗传统束缚,追求自由和理想的积极精神。

在艺术上,他的诗想象新奇,感情强烈,意境奇伟瑰丽,语言清新明快,形成豪放、超迈的艺术风格,达到了我国古代积极浪漫主义诗歌艺术的高峰。存诗900余首,有《李太白集》。其诗想象丰富,构思奇特,气势雄浑瑰丽,风格豪迈潇洒,是盛唐浪漫主义诗歌的代表人物。

《悲歌行》 - 诗词正文

《悲歌行》
悲来乎。悲来乎。
主人有酒且莫斟。
听我一曲悲来吟。
悲来不吟还不笑。
天下无人知我心。

君有数斗酒。我有三尺琴。
琴鸣酒乐两相得。
一杯不啻千钧金。
悲来乎。悲来乎。
天虽长。地虽久。
金玉满堂应不守。
富贵百年能几何。
死生一度人皆有。
孤猿坐啼坟上月。

且须一尽杯中酒。
悲来乎。悲来乎。
凤凰不至河无图。
微子去之箕子奴。
汉帝不忆李将军。
楚王放却屈大夫。
悲来乎。悲来乎。
秦家李斯早追悔。
虚名拨向身之外。
范子何曾爱五湖。
功成名遂身自退。

剑是一夫用。书能知姓名。
惠施不肯干万乘。
卜式未必穷一经。
还须黑头取方伯。
莫谩白首为儒生。

题解
《悲歌行》本乐府旧题,属杂曲歌辞。箫本注引苏轼语云:“唐末五代文章衰陋,诗有贯休,书有亚栖。村俗之气,大率相似。如苏子美家收张长史书云:‘隔歌已俊,对坐貌弥精。’语既凡恶,而字无法,真亚栖之流。近见曾子固编《太白集》,自谓颇获遗亡。而有《赠怀素草书歌》及‘笑矣乎’、‘悲来乎’数首,皆贯休已下词格。二人皆号有识者,故深可怪。白乐天赠徐凝,韩愈赠贾岛之类,皆世俗无知者所托,不足多怪。”安本云:“李白为此二诗时,或当病笃之际,以精神迷乱之人,势不能好整以暇而为雄快宕逸之诗。观此二诗,或多愤激之语,或多绝望之辞,皆至忿、至悲、至痛心情之反映,当是临终前所作。”
《悲歌行》 - 校注

李广
三尺琴,《博雅·释琴》:“神农氏琴长三尺六寸六分。”

千钧金,《诗文·金部》:“钧,三十斤也。”

天虽长,地虽久:《老子》上篇第七章:“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

金玉句,《老子》上篇第九章:“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

凤鸟句,《论语·子罕》:“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易经·系辞上》:“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

微子句:微子,商纣王庶兄。箕子,商纣王诸父。当时的贤臣。《史记·殷本纪》:“纣愈淫乱不止,微子数谏不听,乃与太师少保谋,遂去。……箕子乃佯狂为奴。”《论语·微子》:“微子去之,箕子为奴。”

李将军,指李广。李广抗匈奴四十余年,大小七十余战,其下属多封侯,而李广终生不得爵位。汉文帝叹曰:“惜乎!子不遇时,如令子当高帝世,万户侯岂足道哉!”事见《史记》、《汉书》本传。

屈大夫,指屈原。屈原为春秋时楚国人,曾任左徒、三闾大夫。爱国直谏,遭谗被逐,投汨罗江而死。详见《史记·屈原列传》。

秦家句:李斯,楚上蔡人。战国末入秦为客卿,为秦王灭六国献策。秦始皇任为廷尉。始皇死,与赵高合谋逼死太子扶苏,立少子胡亥为二世皇帝。后为赵高忌,“腰斩咸阳市,斯出狱与其中子俱执。顾谓其中子曰:‘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事见《史记·李斯列传》。

范子,即范蠡,春秋楚宛人,仕越为大夫,辅佐越王勾践灭吴。以勾践为人可与同患,难与处安,乃辞勾践,曰:“王其勉之,臣从此辞。”乘扁舟出三江,入五湖,人莫知其所适。见《吴越春秋》卷六《勾践伐吴外传》。

项羽
剑是二句,《史记·项羽本纪》:“项籍少时学书不成,去。学剑又不成。项梁怒之。籍曰:‘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剑,一人敌,不足学。学万人敌。’”

惠施,《吕氏春秋·审应览·淫辞》:“魏惠王谓惠子曰:‘上世之有国,必贤者也。今寡人实不若先生,愿得传国。’惠子辞。王又固清曰:‘寡人莫有之国于此者也,而传之贤者,民之贪争之心止矣。欲先生以此听寡人也。’惠子曰:‘若王之言,则施不可而听矣。王固万乘之主也,以国与人犹尚可;今施布衣也,可以有万乘之国而辞之,此其止贪争之心愈甚也。’……惠子易衣变冠,乘舆而走。”

卜式,汉河阳人,以牧羊致富,不习文章。武帝与匈奴作战,卜式屡以私财捐助朝廷,武帝任为中郎,后为御史大夫,终太子太傅。详见《汉书·卜式传》。

方伯,《礼记·王制》:“千里之外设方伯。”《汉书·何武传》:“武曰:剌史,古之方伯,上所委任,一卅表率也。”后泛指地方长官。谩,徒也,空也。

《悲歌行》 - 诗歌大纲

评笺

《李翰林集》
《明文海》卷二五三徐火通《李翰林集》云:“苏东坡谓李太白集中‘笑矣乎’、‘悲来乎’及《赠怀素草书》数诗决非太白作,为唐五代贯休、齐己辈诗。此苏公望太白过高,非真知太白者。太白豪宕,歌行中率易之句时见笔端,不独此数诗也。又谓太白或有妄庸假托,子美断无伪撰。此亦尊杜之过,非确论也。后世学杜者众矣,岂无一篇相肖,杂于集中而莫辨者邪?”

詹锳《李白诗文系年》:“今此二诗(指上篇《笑歌行》与本篇)躁急之情溢于言表,而了无回环往复之致,断非白作。”

郭沫若《李白与杜甫》:“《笑歌行》和《悲歌行》两诗,自宋代苏东坡以来,专家们都认为‘断非太白作’。其实这个断案,下得真是武断。这两首诗,还有其他的诗如《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之类,彻底打破了‘温柔敦厚’的老教条,正突出李白的积极性的一面,断为伪作是老教条的幽灵在作怪。”

安旗、薛天纬《李白年谱》:“诗中有句云:‘富贵百年能几何?死生一度人皆有。孤猿坐啼坟上月,且须一尽杯中酒。’似已知余日无多矣。”

詹本云:“此诗(指《笑歌行》)及《悲歌行》一首,各家定为伪作之理由,皆依苏轼之评语,而并无实证。姑仍存入集中,定为存疑之作。”按:此说比之四十年前的《系年》之说,略进一步。

郭沫若
系年
安旗、薛天纬《李白年谱》系于宝应元年(762)。至安本系于广德元年(763)。云:“当是临终前所作。”

按:李阳冰为在“疾亟”之中的李白《草堂集》作序,时在宝元年十一月初十。安旗《我读李太白》云:“此序当是曾经李白过目而为之首肯者”。郭沫若《李白与杜甫》曰:“李白在当时或许尚在病中,但离去世也不会太远了。”据此本诗约作于宝应元年(762)末,或广德元年(763)初。作于《笑歌行》之后。

《悲歌行》 - 译文

悲来了,悲来了!主人有酒先不要斟,听我唱一曲《悲来吟》。悲来了不悲也不笑,天下有谁知我的心?您有数斗酒,我有一张三尺琴。弹琴饮酒的乐处两相得到,一杯酒下肚不亚于得到千两金。悲来了,悲来了!天年虽然长,地年虽然久,金玉满堂人也不可能长守。纵然富贵百年又怎样,一生一死人人都会有。免不了月下孤猿坐坟啼,如此说还应再尽一杯酒。悲来了,悲来了!凤鸟不来,河不出图,国运将衰,贤臣微子离开朝廷便出走,贤臣箕子佯装疯颠为人奴。汉帝不封功臣李广为侯,楚王放逐了忠臣屈大夫。悲来了,悲来了!秦相李斯如果早追悔,就该把虚名抛向身外处。范蠡何曾爱恋游五湖,那是他功成名遂后保身的路。古人说,学剑是为一人用,念书只需认姓名。惠施不肯做国君,卜式做官未必读完一部《经》。应在年轻之时取得一方长官职,莫要空到白头还是一书生。

《悲歌行》 - 诗词赏析

王昌龄
极其直白质朴的古诗,两千年之后的今天仍然不需要任何解释就可以读懂。全诗八句,除了第二句“郁郁累累”连用两个叠字的形容词来描摹和最后一句“肠中车轮转”运用了比喻还有些文艺味儿,其余六句都是平实如对面说话一样。可是在抒写乡思这一最常见的永恒主题之一的无数诗文中,那么多文雅艺术的,或铺陈具体、形容尽妙,或曲折委婉、细节动人的名篇,仍然觉得这一首给我最深的感动;却恰恰因为这直白质朴。“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开头两句就让人有想哭的感觉。悲时不泣而歌,不是豁达,只是无奈,苦中作乐而已;但是苦中作乐并不能掩盖住那伤痛,所以歌也只能是悲歌。王昌龄有名句“琵琶起舞换新声,总是关山旧别情”,一样的苦中作乐,一样的愁情难抑,却含蓄委婉得多。但这般心情若要细细思想才能体贴得到的话,虽然可能更见构思之妙、剪裁之功,却未免让读诗人的感动打了些折扣了。“远望可以当归。”故乡其实是望不见的。可是仍然要望;因为望得越远,看到的景物也就离故乡越近,似乎自己的身心也就离故乡更近了些吧?就这样——也只能这样——强自宽慰。

“思念故乡”,这一句更是明白到不能更明白。好像有人说诗不可以这样直白的,要寓情于景、寓情于物;何况“远望可以当归”已经把思乡的意思表示得很清楚了。可是这一句更明确的表白却并不让人感觉重复罗嗦,倒觉得只有这样反复地、明明白白地说出才能把这思念之情表达得透彻。“欲归家无人,欲渡河无船。”如果说前面还是伤痛而强忍住泪水,那么这两句已经是欲哭无泪了。总有些东西会触动我们的心灵,就像这句“欲归家无人”。那个他朝思暮想也日夜想念着他的人,那个在他无时无刻不想归去的家里一直盼着他归的人,已经不在了。所有的思、所有的盼、所有的望,还有什么意义?一直当作目标来祈盼着的归还有什么意义?这是怎样的伤痛和无奈!可是仍然不能停止对故乡的思,仍然不能改变对归家的盼,仍然要继续向着故乡的方向望。这又是怎样的深情和执着!

李白
人类的基本情感与思维方式本来就是穿越时空而相通的啊。“心思不能言,肠中车轮转。”故乡既已无人,独在的异乡当然更无人,心思又怎能言?能对谁言?欲哭无泪,欲诉无言。言到此处,已不必再说,也无法再说;因为没有任何语言能把心中的伤痛说清说尽。这种思念,这种伤痛,这种无奈,今天仍然时时撞击着很多人的心。只是生活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的现代都市人已经不再有“远望以当归”的机会;除非站到城市里最高的那座建筑的顶上——但是这几乎肯定会引发一起有民警和消防队员参与的惊险事件并将自己送上第二天的当地日报和晚报,想来也不会有几个人会仅仅为了望乡而去一试。幸好我们还有这首诗;读着它,似乎自己也同诗人一样登上了高处在向着故乡的方向眺望,那些不能忘记的人、不能忘记的物、不能忘记的场景在想象之中又一一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或许今天的我们在乡思难抑、伤痛难忍时可以说:“读《悲歌行》可以当归。”

《悲歌行》 - 相关词条

《上云乐》 《白头吟》 《战城南》 《上李邕》
古体诗 近体诗 唐诗 格律诗

 


《悲歌行》 - 参考资料

1、

2、

3、


快捷搜索

    古诗每日推荐

    李白诗全集

    最近访问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