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全诗

作者:刘长卿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扩展阅读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 原文

唐 刘长卿

 

刘长卿

 日暮苍山远,

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

风雪夜归人。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 注释


 

刘长卿撰书--王府君墓志铭

 1、逢:遇上。 

2、宿:投宿;借宿。 

3、芙蓉山主人:住在芙蓉山里的一户人家。 

4、日暮:傍晚的时候。 

5、苍山远:青山在暮色中影影绰绰显得很远。苍:青色。 

6、白屋:未加修饰的简陋茅草房。一般指贫苦人家。 

7、犬吠:狗叫。 

8、夜归人:夜间回来的人。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 译文

暮色降山苍茫愈觉路途远,

 天寒冷茅草屋显得更贫困。

 柴门外忽传来犬吠声声,

 风雪夜来了我这个投宿的人

快黑了,我在山间赶路,可是离目的地还很远。在寒冷中忽然看见一所茅屋,想必是住在山里的贫苦人家,于是就前往投宿。夜里听到狗在柴门口汪汪地叫,原来是房主人顶风冒雪回来了。 

诗人寥寥几笔就描绘出一幅天寒日暮,风雪人家的独特画面,其中也蕴含着诗人对贫苦人民的深切感情。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 简析

这首诗描绘的是一幅风雪夜归图。

前两句,写诗人投宿山村时的所见所感。首句“日暮苍山远”,“日暮”点明时间,正是傍晚。“苍山远”,是诗人风雪途中所见。青山遥远迷蒙,暗示跋涉的艰辛,急于投宿的心情。次句“天寒白屋贫”点明投宿的地点。“白屋”,主人家简陋的茅舍,在寒冬中更显得贫穷。“寒”“白”“贫”三字互相映衬,渲染贫寒、清白的气氛,也反映了诗人独特的感受。

后两句写诗人投宿主人家以后的情景。“柴门闻犬吠”,诗人进入茅屋已安顿就寝,忽从卧榻上听到吠声不止。“风雪夜归人”,诗人猜想大概是芙蓉山主人披风戴雪归来了吧。这两句从耳闻的角度落墨,给人展示一个犬吠人归的场面。 

 这首诗历来解释不同,主要分歧是在对“归”的理解上。一种意见认为“归”是诗人的来到,诗人在迷漫风雪中忽然找到投宿处,如“宾至如归”一般。另一种意见是芙蓉山主人风雪夜归。关键是诗人的立足点在哪里。前者,诗人是在“白屋”外,在风雪途中;后者,诗人在“白屋”内,或前两句在屋外,后两句在屋内。

这首诗用极其凝炼的诗笔,描画出一幅以旅客暮夜投宿、山家风雪人归为素材的寒山夜宿图。诗是按时间顺序写下来的。首句写旅客薄暮在山路上行进时所感,次句写到达投宿人家时所见,后两句写入夜后在投宿人家所闻。每句诗都构成一个独立的画面,而又彼此连属。诗中有画,画外见情。

诗的开端,以“日暮苍山远”五个字勾画出一个暮色苍茫、山路漫长的画面。诗句中并没有明写人物,直抒情思,但使读者感到其人呼之欲出,其情浮现纸上。这里,点活画面、托出诗境的是一个“远”字。它给人以暗示,引人去想象。从这一个字,读者自会想见有人在暮色来临的山路上行进,并推知他的孤寂劳顿的旅况和急于投宿的心情。接下来,诗的次句使读者的视线跟随这位行人,沿着这条山路投向借宿人家。“天寒白屋贫”是对这户人家的写照;而一个“贫”字,应当是从遥遥望见茅屋到叩门入室后形成的印象。上句在“苍山远”前先写“日暮”,这句则在“白屋贫”前先写“天寒”,都是增多诗句层次、加重诗句分量的写法。漫长的山路,本来已经使人感到行程遥远,又眼看日暮,就更觉得遥远;简陋的茅屋,本来已经使人感到境况贫穷,再时逢寒冬,就更显出贫穷。而联系上下句看,这一句里的“天寒”两字,还有其承上启下作用。承上,是进一步渲染日暮路遥的行色;启下,是作为夜来风雪的伏笔。

这前两句诗,合起来只用了十个字,已经把山行和投宿的情景写得神完气足了。后两句诗“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写的是借宿山家以后的事。在用字上,“柴门”上承“白屋”,“风雪”遥承“天寒”,而“夜”则与“日暮”衔接。这样,从整首诗来说,虽然下半首另外开辟了一个诗境,却又与上半首紧紧相扣,不使读者感到上下脱节。但这里,在承接中又有跳越。看来,“闻犬吠”既在夜间,山行劳累的旅人多半已经就寝;而从暮色苍茫到黑夜来临,从寒气侵人到风雪交作,从进入茅屋到安顿就寝,中间有一段时间,也应当有一些可以描写的事物,可是诗笔跳过了这段时间,略去了一些情节,即使诗篇显得格外精炼,也使承接显得更加紧凑。诗人在取舍之间是费了一番斟酌的。如果不下这番剪裁的功夫,也许下半首诗应当进一步描写借宿人家境况的萧条,写山居的荒凉和环境的静寂,或写夜间风雪的来临,再不然,也可以写自己的孤寂旅况和投宿后静夜所思。但诗人撇开这些不去写,出人意外地展现了一个在万籁俱寂中忽见喧闹的犬吠人归的场面。这就在尺幅中显示变化,给人以平地上突现奇峰之感。 

就写作角度而言,前半首诗是从所见之景着墨,后半首诗则是从所闻之声下笔的。因为,既然夜已来临,人已就寝,就不可能再写所见,只可能写所闻了。“柴门”句写的应是黑夜中、卧榻上听到的院内动静:“风雪”句应也不是眼见,而是耳闻,是因听到各种声音而知道风雪中有人归来。这里,只写“闻犬吠”,可能因为这是最先打破静夜之声,也是最先入耳之声,而实际听到的当然不只是犬吠声,应当还有风雪声、叩门声、柴门启闭声、家人回答声,等等。这些声音交织成一片,尽管借宿之人不在院内,未曾目睹,但从这一片嘈杂的声音足以构想出一幅风雪人归的画面。 

诗写到这里,含意不伸,戛然而止,没有多费笔墨去说明倾听这些声音、构想这幅画面的借宿之人的感想,但从中透露的山居荒寒之感,由此触发的旅人静夜之情,都不言自见,可想而知了。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 作者简介

刘长卿(709-780?)字文房,河间(今河北河间)人。唐代诗人。工五言,描写个人生活和自然风景的诗,具有高度的艺术技巧,诗的风格以工整清丽出名。

其诗多写宦游无成的孤寂之感,气韵流畅,音调谐美,词句研练精密,景色冲淡闲远。其流传于世的诗中,以《逢雪宿芙蓉山主人》最为有名。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 解读

刘长卿因官至随州刺史,也称刘随州。他出生在洛阳,年轻时在嵩山读书,屡试不中。据说在开元十四载(755年)他可能登进士第,但是还没有揭榜,安史之乱就爆发了。次年,肃宗即位,刘长卿被任命到苏州下属的长洲县当县尉。不久被诬入狱,遇大赦获释,至德三载(758年)正月摄(代理)海盐令,上元元年(760年)春,被贬为潘州南巴(今广东电白)尉,离开苏州到洪州待命。在赴洪州途中,逗留馀干,与大诗人李白相遇,“谁怜此别悲欢异,万里青山送逐臣。”(《将赴南巴至馀干别李十二》)李白当时在流放夜郎途中遇赦放还,而自己将远行岭外。其实,刘长卿终于没有到南巴任职。次年(761年)秋天,他又奉命回到苏州接受“重推”。后来数年宦海浮沉,终不得志。元人辛文房的《唐才子传》卷二这样说:“长卿清才冠世,颇凌浮俗,性刚多忤权门,故两逢迁斥,人悉冤之。” 

一个真正的诗人,诗必是心声,不会为写而写。我一直认为,解读别人的诗都是牵强附会,实际解读的,都是个人的理解。每个人都可以按自己的理解去读诗,不是诗歌的缺憾,反而正是诗歌的魅力所在。 雾里看花,想象更多。诗歌这种艺术形式,注定就是雾中之花。只要不肆意歪曲,诗人自己也不会反对。 
 
正因为诗言志,所以跟诗人的经历、环境、教养、人生观等等关系密切。刘长卿既然“清才冠世,颇凌 浮俗,性刚多忤权门”、“两逢迁斥”,读他的诗我们就不能不想到他的人生际遇。《逢雪宿芙蓉山主人》不一定只是写实,或许他还想借逢雪夜宿来表达自己的人生境遇和心情。“日暮”,或许他感到了大唐王朝的衰败气象。“苍山”,或许是他心中的某种理想、信念。“天寒”,冷酷的官场环境。“白屋”,自己不得志的现实。“柴门闻犬吠”,暗指自己遭小人排斥。“风雪夜归人”,暗示不管多难,自己将坚持走自己认定的路。那么这首诗还可以这样理解:世事艰难,官场险恶,不要说理想难以实现 ,就连自守清白都实属不易,但不管世道如何昏暗,哪怕顶风冒雪,我也要坚持回到自己的归宿地。

“柴门闻犬吠”,中国官场司空见惯。刘长卿既然“清才冠世”,想必也领教多多。这首诗,很空灵,也很苍凉。 

诗中有几个词需要品味。“归人”,回家的人。刘长卿心中的归宿是哪里呢?少年时的理想?那已远如苍山。“白屋”,贫家的住所,房顶用白茅覆盖,或木材不加油漆叫白屋,也可能指被雪覆盖的房子。从“白屋”看,我觉得他的“归”应该是甘守清贫寂寞、返朴归真的精神之归。刘长卿另有几首诗或许 能给我们一点提示。

《送灵澈上人》:“苍苍竹林寺,杳杳钟声晚。荷笠带斜阳,青山独归远。”确实很清雅。但“青山独归远”,这个“独归”且“远”,难道不是诗人独自追寻理想的一种表达吗?正如“风雪夜归人”一样。

还有一首也是给灵澈的《送上人》:“孤云将野鹤,岂向人间住。莫买沃洲山,时人已知处。”刘长卿是不是很明确地表达了只求自知,不求他知的意思?在他看来,更该归隐的,或许是思想。如果他真这样想,那么他肯定不愿世人轻易从诗中读出他的内心。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 用《逢雪宿芙蓉山主人》改写的范文

日暮.
初雪.
芙蓉山.
寒风刺骨的冷.
久闻芙蓉山美景,于是在这个冷冬里独自游于山中.
其实冬天里来,什么也看不到,铅灰色的天空里,透着一丝丝惨淡.
风景如何已不是最重要了,最重要的是看风景的人的心情.
雪开始时并不大,只是零星的撒落几点.
当我准备登到最高处的时候,雪开始下大了,鹅毛般的大雪阻住了我的去路.
天色也开始慢慢暗下来.远处的山越来越模糊了.
是该找个地方借宿一晚.突然我看到远处的山坡上,有一间小屋.屋顶上已积满了一层厚厚的雪,早已将屋顶的茅草盖住,分不清这屋子到底是用草盖的还是用雪盖的.
我冒着风雪寻着小道走过去,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只有我脚底踏雪吱吱的声音.
屋外围着篱笆,小小的柴门紧闭着,我试着喊了一声,突然屋里的小狗叫了起来.
主人从屋中披衣前来,看到了我,热情的将我迎进门.
一堆篝火,一杯暖酒.
这是对我这个素不相识的人最好的款待.
无法用言语表达我这一次芙蓉山旅行的心情.临别,我送了主人一首诗.以示谢意.
日 暮 苍 山 远
天 寒 白 屋 贫
柴 门 闻 犬 吠
风 雪 夜 归 人 

刘长卿还有一首《寻南溪常山道人隐居》:“一路经行处,莓苔见屐痕。白云依静渚,芳草闭闲门。过雨看松色,随山到水源。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其中“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很妙。《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透过现象看本质,一切皆无差别。无为而为,诗歌之道也!


快捷搜索

    诗歌分类

    最近访问